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 (08) 作者:爱毛一族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 (08) 作者:爱毛一族
字数:8467


                08

  出了新华书店的门,月仙觉的身上的汗像被雨淋过一样,她明白这汗不是热出来的,而是怕出来的!她加快脚步往学校方向走着,学校倒也不远,从书店出来走七八分钟就到了,进学校大门后往左转两个弯就是女生宿舍了,今天是周六,除了几个像月仙这样这里困难的学生为了省点车费没回去,绝大部分学生们周五放学就回家了,因此校园显得异常的宁静。月仙低着头疾步往前走着,因为她要急着回去补充这偷来的养分。忽然『砰』的一声,与一个男人迎面相撞,月仙胸前的两只小兔子被撞的生疼,她忍着痛抬起头刚准备斥责撞她的人,这一看,想好的话全都咽了回去。一瞬间两人都愣了一下,这时对面的男人也看清了她的脸:「是你呀!月仙,你说你这孩子走路怎么不带眼睛,撞哪了?疼不?舅看看!」
  说着,男人就凑了过来。

  原来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月仙的亲舅舅,名字叫周二福,是在这学校食堂里干白案的。不过说是舅舅,月仙和他却并不怎么亲,因为小时候舅舅经常用手摸她尿尿的地方,有回她和妈妈说了,结果妈妈和舅舅大吵了一架,还嘱咐她以后尽量少和舅舅单独相处。长大一点后,月仙想起小时候的事,知道舅舅是对自己耍流氓,因此对他更加敬而远之了,每回舅舅叫她去宿舍玩都被她托辞拒绝。
  月仙被撞的是奶子,这地方爹都不能看的,何况别的男人。她羞红着脸边往后缩边说:「没事的,舅,不用看了。真没事!」她这一闪一缩的,不小心趴的一声,藏在背后的书掉了出来,月仙刚要去捡,周二福手更快,他拿起书一看:「哟,月仙,刚买的新书呀,高考难题bian(偏)题……!」月仙伸手去夺书,嘴里笑着说:「舅,那字读pian,不是bian!」周二福挡住月仙的手说:「慢着!你说你买书就买书,好不秧的干吗要藏在屁股后面,我看看多少钱?哟!32块,我说月仙哪,你爹可真疼你,这么贵的书都给买!咦,不对呀!
  这新书怎么没盖红章啊?新华书店卖的书可都是要盖戳的,这书不会是,啊!
  偷来的吧?「周二福扬着手中的书,嗞着黄牙冲到月仙面前问道,月仙闻到舅嘴里传出的烟臭口臭味,恶心的一手捂嘴一手继续抢书:」这书就是我买的,你拿来,我还要回去温书呢,不跟你说了!「周二福把书往怀里一塞,坏笑着说:」
  外甥女,来拿呀!「这下月仙没主意了,她一个小姑娘家,哪好意思伸手去男人怀里啊,特别是这大热天的,一想到书上肯定沾满了舅舅的汗和臭男人味,她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这书毕竟是自己偷来的,她也不敢和这混蛋舅舅动真格的,万一围观的人多了,偷书的事暴露出来她还不得被学校开除啊!想到这,月仙一咬牙一跺脚:」算了,这书我不要了,哼!你拿回去当柴烧吧!「
  周二福从小对这花骨朵般的外甥女就垂涎三尺,只是一直没机会得手,毕竟他对壮牛一般的姐夫水生还是有点怕的。刚才他说这书是偷的本来是诈月仙的,现在看她生怕有人听见了,连这么贵的书都不要了,不信的心头大喜:嘿嘿,还真是偷来的!这丫头胆还真大,也该着我二福有这好运!想到这他拉着月仙准备转身离去的肩膀说道:「外甥女,我明天就把这书拿给教导主任,看他怎么处理!
  当然,你要是听话的话,我也可以把这事烂在肚子里,而且还把书还你!你自己掂量掂量吧,好了,我走了,你回宿舍去吧!「说完周二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后他定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对了,仙,我宿舍你知道吧,就食堂后面三楼左边最里面一间!「

  月仙像雕塑一样的站在地上,眼泪不停在眼眶打转:去还是不去呢?唉,去是肯定要去的,不去后果不堪设想,这书是不是偷的书店一查纪录就知道,自己不被开除也要被记大过,这种后果无论如何是她不能接受的,她不敢想像爹和奶奶失望气愤的表情………月仙分的轻孰轻孰重,她擦干委屈的泪水,缓缓往坏舅舅的宿舍走去,心里在盘算着:顶多让他亲亲脸蛋摸摸小兔子,他毕竟是自己的亲舅舅,就算看在过世的娘份上,他也不会真的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的,再说这是大白天又是在学校,谅他也不敢!最多自己好好求求他就是了,月仙越想越觉得安全系数高,便放快脚步往前走着。

  周二福的宿舍就在男生宿舍的顶层,这层就食堂的三个职工在住,另两个人家都在郊区,每周都是一到星期五下午就回家了。二福家就四口人,一个有点木纳的老婆和一个初中的儿子,再就是老爹老娘,一回家老婆就是找他要钱买这买那,二福工资本就不高,自己要抽烟,还时不时去发廊找小姐,一个月下来兜里也剩下下几个子了。所以他一般两星期左右才回去一次。二福回到宿舍哼着小调打了盆水把自己冲洗了一下后,翘着腿躺在床上等待猎物上门。

  月仙轻轻的敲了两下虚掩的门:「舅,你在吗?我来了。」周二福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热情的边倒水边说:「月仙啊,你这还是头回来舅的屋,回回叫你来你都说要学习,我家虎子要有一半你这么用功我就烧高香了,来来来,床上坐,我这也没凳子!」其实本来他这屋有两张塑料椅子的,被他刚刚藏到贮藏室去了,这家伙别看没什么文化,坏水倒是有不少的!月仙怯生生的坐在床的脚头,周二福小心的把门锁上后,把桌上的水杯递给了月仙:「喝水,月仙,到舅这来还客气啥!」月仙接过杯子有点紧张的问道:「舅,你锁门干什么?」周二福心想,反正以前摸她小便的事姐姐肯定说了自己不少坏话,长大后这丫头就一直防着自己。便干脆撕开伪装说道:「月仙,我和你说实话吧,舅从小就特别稀罕你,你现在差不多也是大人了。今天呢,你让舅好好玩玩,你偷书这事呢舅就把它烂在肚子里,你要是不答应,我明天就把这事告诉教导主任!我也不逼你,你自己想好就乖乖把衣服脱了躺床上,不愿意可以马上走!」月仙一听这话又羞又气,原本她以为舅舅只是想亲亲摸摸自己,这个咬咬牙扛一下倒能忍受,没想到这坏的出水的舅舅竟然想糟蹋自己,想到这月仙站起身来咬牙给了周二福一耳光:「你不是人,亲姐姐的女儿都想糟蹋!」周二福也不生气,捂着火热的脸呵呵干笑着,月仙干脆不理他的无赖样子,起身往房门方向走去。「外甥女,你想等着被学校开除吧,你想想你爹你奶供你读书容易吗?我看你怎么给他们交代?」周二福『啪』的点着一支烟,冲着月仙的背影说道。这席话点中了月仙的死穴,她的手停在打开了一半的房门上定住了!是啊,这后果对她家可以说是灭顶之灾啊,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还不如当初考个技校,现在都可以上班补贴家里了。这六年中学读下来不容易啊,爹和奶奶可以说是从牙缝里把这学费生活费抠下来的,再说爹一直把自己当成骄傲,常常在乡亲们面前夸自己,隐然好像这大学已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的事,这一被开除爹还怎么在村里抬的起头啊?唉,只怪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

  月仙把刚刚打开的门重新锁好,走到床边流着泪脱掉了上衣和裙子,然后慢慢的爬上床,双臂双腿徒劳的夹的很紧,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紧紧闭着,却仍然无法阻止像掉了线的珍珠似的泪水不掉涌出。周二福抱着好饭不怕晚的心态,一点也不猴急,反倒好整以暇的又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欣赏着这让自己流了十多年哈喇子的天鹅肉。这一看竟是痴了!他虽然知道月仙从小就很漂亮,在学校也时不时看得到两眼,但他想不到这脱了衣服的月仙竟是如此的迷人,那乌黑的秀发下白净俊俏的脸庞,弯弯的眉毛配着红润的小嘴,底下莲藕一般的双臂,尤其意想不到的是那紧紧夹着的腋下竟透出一缕秀气长黑的腋毛,胸前是两个比他每天蒸的白面馒头还要小一号的奶子,奶子中间是则是两个羞涩的想躲起来的可爱小奶头,看的周二福流下了一丝恶心的口水!他抹了抹嘴唇,弹弹烟灰继续往下看去:月仙从小腹一直到小腿一片雪白,只有阴道上方长了屈指可数的十数根细细微黑的阴毛……二福忽然觉得鼻子里有东西滴下来,他用手一抹,竟然是鼻血,此时底下的鸡巴已经硬的像铁一样,他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五除二的扒掉自己的衣裤,扑在了像待宰羊羔一样的外甥女身上。

  周二福像狗一样疯狂的在月仙脸上舔着,他想学着录像里一样把舌头伸到月仙嘴里搅动,无奈月仙紧闭着嘴,头不停的左右晃动,让他始终无法得逞。气急败坏的周二福干脆直接进攻月仙的重要区域,他用手捏了几下那柔软的小奶后,张口大嘴就把左边的一只奶子含了进去,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挑逗小奶头,右手的两根手指则夹住了另一个软软的可爱奶头不停的揉搓着。玩了会后,二福吐出嘴里的奶子淫笑着说:「月仙,舅弄的你舒服吧,你看你这奶头都硬了!」说完来了个移形换位,改为左手捏奶头,用嘴去吸右边的奶头。月仙恨死自己了,舅舅明明是个十足的流氓混蛋,,她心里恨不得马上拿个刀一刀把这禽兽杀死!可这不听话的身子竟然在被凌辱时有了快感,两个敏感的小奶头被不断玩弄的身上像过电一样,麻一阵痒一阵,底下的圣女通道好像都出了点那羞人的液体,她甚至想哼哼出来!月仙赶紧摄定心神,一边诅咒着禽兽舅舅,一边用牙用力咬着嘴唇,让这微痛的感觉来抵抗神经中枢传来的快感!

  周二福感觉自己的命根子涨的快要爆炸了,心里暗想:这女人无论大小都一样,只要操过她一回,以后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于是他放弃了继续学习录像上的舔逼技术,坐起身来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抹在龟头上,接着拉月仙的双腿往后拉了拉就要进入!

 月仙本来一直头往后仰以躲避舅舅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上弄的臭臭的口水
  味。见舅舅忽然停止了动作,她不由的睁开了双眼:只见舅舅正将那臭不可闻的唾沫往那翘的高高的男人生殖器上抹。月仙明白马上要发生的事情,她有种大限将至的感觉,突然的害怕到了极点,她明白这禽兽舅舅马上要夺走自己作为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这东西她原来是想再过一两年献给永强的。如果她失去了贞洁,永强哥还会要她吗?不,不,……

  周二福将龟头抵在月仙的阴道口上,他用手扶着鸡巴上下左右的转了几下,嘴里淫笑着说:「月仙啊,想舅操你了吧,你看你这小逼都有水水出来了,别怕啊,做女人都有这一回,疼一会会就过去了!」月仙害怕的身子不停扭动,双腿也乱蹬着,嘴里求饶道:「舅,你就放过我吧,以后我挣了钱我好好报答你,舅,你不可能毁了我啊,舅,好舅舅,你就放过我吧!」无奈为时已晚,本来力气就不及周二福的三分之一,再加上龟头都已经陷在阴道口了,二福岂容想了十几年的到手的天鹅肉飞走,他见月仙挣扎想反悔,心道我赶紧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啊!」月仙惨叫一声,她感觉柔嫩的阴道被一根硬硬的铁棒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痛死我了,妈呀!快拔出去!」月仙叫的很大声,二福突然害怕起来,这二楼还有一些没回家的男学生在,给人听到自己弄不好要做牢的!二福忙趴到月仙身上,用手捂住了月仙的嘴,底下一阵大动,这滋味这快活,鼻子里全是外甥女身上天然的少女幽香,底下那紧窄的小肉逼将自己的鸡巴包的密不透风,每次的进入退出鸡巴上都会传来一阵阵快活的感觉,不知是月仙的阴道太紧自己太兴奋的还是长时间未操过逼,才百十来下二福就想射精了。二福在城里呆了这么久,钱是一毛都没存到,就男女这事倒学了不少技术,什么接吻啊、含乳舔逼啊、口交呀,这些都是看录像和小书摊上的黄色杂志上学来的……操这天仙一般的亲外甥女,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弄出精水来,便趁机装好人说道:「月仙,刚才舅太兴奋了,弄痛你了吧?我停一会不动,你别喊我就把手放开,答应你就点下头!」
  月仙正疼的要死要活的,刚刚弄破的处女膜被舅舅粗大的东西拉风箱似的狠弄,下身像被撕裂了似的,阴道两侧的嫩肉也一阵阵火辣辣的痛,她噙着泪水忙鸡口啄米似的点头。二福松开捂柱月仙的手,淫邪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刚才捂嘴的手:「月仙,你的口水真香啊!」月仙忍着痛骂道:「呸!流氓!」二福呵呵笑着不理她,重又俯下身子手嘴并用的玩起了月仙挺立起来的两颗小奶头,底下的鸡巴也缓缓的抽动着!

  渐渐的,月仙感觉那疼痛感消失了大半,剩下的小半也几乎被奶头传来的快感淹没!月仙徒劳的想抵抗这种不应有的快活:我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我心爱的永强哥,他是禽兽不如的流氓舅舅,他在欺负我,为什么我会有舒服的感觉呢?
  不,不,我不是坏女人!

  月仙以为周二福是良知尚存或是怜香惜玉,其实周二福只是不想那么快就射精而已。高度兴奋的鸡巴冷静了几分钟后,周二福感觉月仙阴道的水也渐渐多了一些,便跳下床来,将瘦弱的月仙像拎小鸡似的拦腰抱起摆了个迎接老汉推车的姿势,嘴里命令道:「双手撑在床上,屁股翘起来!」月仙一瞬间像被洗了脑似的竟鬼使神差的照着舅舅的话将小白屁股羞耻的高高迎着,周二福狞笑着又吐了点唾沫在手上,将鸡巴从上至下涂的滑滑的,下一刻,粗涨到极点的鸡巴在唾液与体液的配合下,稍显艰难的来了个鱼贯而入!月仙没想到舅舅的和风细雨已经结束,冷不丁初创的嫩逼被猛的一下尽根而入,不由的大声呼疼:「啊!疼,疼,疼,拔出来快拔出来!」二福这次下了狠心由由着性子大动个够,他扶着月仙的细腰,鸡巴快速狠命的大进大出:「你最好小声点,我的乖外甥女,给人知道你还想考大学吗?」月仙被二福粗蛮的搞法弄的梨花带雨,只好用手捂住嘴巴抽泣着,「啪啪啪啪……」,二福感觉自己像神仙似的:「外甥女,你这好嫩逼总算叫舅给日着了,你这身子和你娘一样,白白的,逼毛也一样毛………」!这一顿操就是三百来下,二福歇了口气放慢动作,把扶着腰的手改为抄住了月仙的小娇奶子,边揉边又由慢至快的动起来,月仙渐渐疼的麻木了,阴道里竟有了一些痒痒的感觉,水也慢慢不断的渗了出来。二福感觉渐入佳境了,他不时由手拍着月仙的小屁股:「月仙,你这小逼夹的舅鸡巴快活死了,姐啊,你不是不让我操吗,我现在操了你的宝贝女儿了,你高兴啵?」月仙脑中早已迷糊,只知道舅舅在说在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随着鸡巴捣入退出的频率越来越快,她竟然不知不觉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二福是老手,一听这叫声就知道月仙操出味来了。他咬牙腰部发着狠劲,手粗野的拎着月仙的头发向后扯,鸡巴又重又快的在月仙阴道里驰骋:「外甥女,快活不,啊,快活不,说啊!想舅舅操不?」被操的神智不清的月仙带着哭腔迎合道:「嗯嗯,舒服,舅舅操我,舅舅使劲操我!」二福听着圣洁的月仙说出淫语,兴奋的扳过她的脸,将粗厚的舌头顶入了月仙微张流着口水的嘴里,搅动了一阵后吸住她的香舌,边吮口水入肚边做着最后的冲刺,月仙竟然不嫌舅舅那臭气十足的口水进入自己的嘴里,任由他叼住自己的舌头边吸边操,三分钟后,月仙躲开舅舅的嘴巴,腰部筛糠一样的抖动着:「啊,我要死了,舅,我尿了………!」靠着毅力强忍精水的二福被月仙的热精浇在龟头上,如何还忍的住,他大叫一声:「啊!好月仙,舅也来了,来了,啊!啊!」憋了一个月的浓精一股股尽数灌入了月仙的阴道内……

  此时此刻,月仙的两位亲人正在老家的地里忙活着。金娥正弯着腰拿着锄头一下一下的在地里刨着,大襟褂里的两颗老奶子也像被她锄过的土一下上下翻飞着,水生看的裤裆一硬,他往四周瞅了瞅,还好,附近地里刚好没人,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娘身后,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准确的将鑫娥的奶子按了个结实,金娥没提防儿子这么大胆猴急,半假半真的边推开儿子的手边喝道:「一天到晚尽想这事,我是你娘,看你没个女人让你弄两回得了,还没完没了!再跟我没规没矩的小心我把你那玩意剁了喂猪!」水生皮厚,竟真的被子一退,把个长长硬硬粗粗的鸡巴挺到金娥面前:「剁吧,娘!」金娥羞的脸转了过去:「你这不要脸的孬货,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水生像死刑犯戴着脚镣似的,拖在掉到地上的裤子一步步走到转过背的金娥身后,将娘身子转了过来,硬的像铁一样的鸡巴隔着金娥的裤子紧紧贴在她的阴部,水生一边鸡巴隔靴搔痒的上下摩着,一边不讲理的捏弄着金娥的大乳头子,嘴边亲着金娥的脸边在她耳边说道:「娘,就在这弄一下吧,这杆子这么高,没人看见的,我快一点弄出来就是了!」金娥阴道奶头和耳朵三个敏感的地方同时被这老儿子触碰,也是有点想要了,她叹了口气:「唉,你这娃咋像牲口一样,巴不得一天到晚折磨娘,快点吧,给人看见还活不活了?」
  水生大喜,左脚连鞋带裤的扒到一边,再把娘的裤子扒了下来,刚要捅进去,金娥一招猴子望月头也不回的准确的将那孽物掐住:「等会,我里面还干巴巴的,你那东西那么大,要不,你再玩会奶头子,弄点水出来再操吧?」水生是个急性子,他蹲下身来竟把嘴凑在娘黑毛林立的逼上,伸出大舌头就舔了起来,金娥呀呀呀捂着嘴一阵乱叫:「你这死孩子,那里咋能舔呢,没洗,有味!」水生呵呵傻笑着:「娘,香着哩,我就喜欢舔娘的逼!」金蛾头一回享受亲儿子舔逼的福,不一会逼里的水就慢慢多了起来,水生站起身来,抹了抹嘴唇,火烫的鸡巴哧溜一声就消失在了娘的洞里了,金娥像狗一样双手趴在地里,嘴里叫道:「别日那么深,你那东西太长了,娘受不了!」水生捞住娘的奶子边搓边打桩似的狠日着,金蛾咿咿呀呀的胡乱哼着,水生玩的性起,将娘的褂子扯了下来,边日边看着娘光溜溜的背和晃荡不停的奶子,由于是在地里,他也不控制了,由着鸡巴打机关枪似的狠日,不到五百来下,龟头就剧痒难忍了,金娥更加不堪,才三四百下就丢了精,此时像死人似的任由儿子抽动,水生边加速抽动边叫道:「娘,你的逼夹的儿子真舒服,来了,我来了!」一股滚烫的精液浇在了金娥的阴道深处。胡天胡地了一把的母子俩操完后坐在地上歇了半小时,好在地里的活基本都弄完了,两人爬起来收了一下尾后,一前一后折拎着东西下坡往家走着,金娥想起什么似的头也不回的说道:「水生啊,这几天地里没啥活计了,你回头去你老丈母娘家看看,有日子没去了吧?二福那玩意也是个不顾家的二流子,听说呆在城里个把月才回来一次,地里的事估计也指望不上他,你去她家地里田里看有啥有干的就拾叨拾叨。虽说月仙她娘不在了,可你那老丈母娘对你可不错,你娶她女儿时咱家啥像样的彩礼也没有,人家也没挑咱理,种庄户人家可不能忘本,去的时候割二斤肉买两瓶罐头,别空手去。肉要到钢子那割,老李家最喜欢搭些肥膘了!」
  水生看看周围没人,在金娥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笑着边跑边说:「知道了,娘!」金娥紧张的四处张望看有没人人,老脸上飞起了一朵红霞:「这死孩子!」快点吧,给人看见还活不活了?「水生大喜,左脚连鞋带裤的扒到一边,再把娘的裤子扒了下来,刚要捅进去,金娥一招猴子望月头也不回的准确的将那孽物掐住:」等会,我里面还干巴巴的,你那东西那么大,要不,你再玩会奶头子,弄点水出来再操吧?「水生是个急性子,他蹲下身来竟把嘴凑在娘黑毛林立的逼上,伸出大舌头就舔了起来,金娥呀呀呀捂着嘴一阵乱叫:」你这死孩子,那里咋能舔呢,没洗,有味!「水生呵呵傻笑着:」娘,香着哩,我就喜欢舔娘的逼!「金蛾头一回享受亲儿子舔逼的福,不一会逼里的水就慢慢多了起来,水生站起身来,抹了抹嘴唇,火烫的鸡巴哧溜一声就消失在了娘的洞里了,金娥像狗一样双手趴在地里,嘴里叫道:」别日那么深,你那东西太长了,娘受不了!
  「水生捞住娘的奶子边搓边打桩似的狠日着,金蛾咿咿呀呀的胡乱哼着,水生玩的性起,将娘的褂子扯了下来,边日边看着娘光溜溜的背和晃荡不停的奶子,由于是在地里,他也不控制了,由着鸡巴打机关枪似的狠日,不到五百来下,龟头就剧痒难忍了,金娥更加不堪,才三四百下就丢了精,此时像死人似的任由儿子抽动,水生边加速抽动边叫道:」娘,你的逼夹的儿子真舒服,来了,我来了!
  「一股滚烫的精液浇在了金娥的阴道深处。胡天胡地了一把的母子俩操完后坐在地上歇了半小时,好在地里的活基本都弄完了,两人爬起来收了一下尾后,一前一后折拎着东西下坡往家走着,金娥想起什么似的头也不回的说道:」水生啊,这几天地里没啥活计了,你回头去你老丈母娘家看看,有日子没去了吧?二福那玩意也是个不顾家的二流子,听说呆在城里个把月才回来一次,地里的事估计也指望不上他,你去她家地里田里看有啥有干的就拾叨拾叨。虽说月仙她娘不在了,可你那老丈母娘对你可不错,你娶她女儿时咱家啥像样的彩礼也没有,人家也没挑咱理,种庄户人家可不能忘本,去的时候割二斤肉买两瓶罐头,别空手去。肉要到钢子那割,老李家最喜欢搭些肥膘了!「水生看看周围没人,在金娥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笑着边跑边说:」知道了,娘!「金娥紧张的四处张望看有没人人,老脸上飞起了一朵红霞:」这死孩子!「子真舒服,来了,我来了!」
  一股滚烫的精液浇在了金娥的阴道深处。胡天胡地了一把的母子俩操完后坐在地上歇了半小时,好在地里的活基本都弄完了,两人爬起来收了一下尾后,一前一后折拎着东西下坡往家走着,金娥想起什么似的头也不回的说道:「水生啊,这几天地里没啥活计了,你回头去你老丈母娘家看看,有日子没去了吧?二福那玩意也是个不顾家的二流子,听说呆在城里个把月才回来一次,地里的事估计也指望不上他,你去她家地里田里看有啥有干的就拾叨拾叨。虽说月仙她娘不在了,可你那老丈母娘对你可不错,你娶她女儿时咱家啥像样的彩礼也没有,人家也没挑咱理,咱庄户人家可不能忘本,去的时候割二斤肉买两瓶罐头,别空手去。肉要到钢子那割,老李家最喜欢搭些肥膘了!」水生看看周围没人,在金娥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笑着边跑边说:「知道了,娘!」金娥紧张的四处张望看有没人人,老脸上飞起了一朵红霞:「这死孩子!」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