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小城生活】(第二部)(02)作者:叶子舞
【小城生活】(第二部)(02)作者:叶子舞
字数:7759


                第二章

  下午陈静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回莫霜家了,衣服和一些个人用品都拿过去了,离婚证也办妥了,然后要我晚上去莫霜家吃饭。

  五点半下班,去西林街电脑店买了部MP3,然后打车去莫霜家在的回南路。到了后打电话让陈静来接我,具体莫霜家在哪个胡同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陈静我呆了一下,陈静早上穿的是短袖无领T恤和长裙出门的,现在上身是立领的蓝色棉质衬衫,下身是一条天空蓝色紧身牛仔裤,大腿圆润,小腿笔直,一下子散发出一股知性与青春洋溢的气息。这在她身上很少见的,以前多是保守的长裙或普通长裤,实在是第一次见她穿牛仔裤,还是这么有些性感的紧身牛仔裤。

  「这是哪家的美女啊,快点让我抱抱!」我张开双臂,笑着对陈静道。
  「别闹,大街上呢,菜都做好了,就等你了。怎么这么久才到?」陈静躲开,只是挽住我的手臂。

  「给慧慧买礼物去了,第一次见干女儿,得买点东西讨好她。」我把MP3包装盒拿出来给陈静看。

  「啊,我还真忘了嘱咐你,慧慧这孩子从小没了爸爸,我可是当亲女儿带的,你要疼着点他,就当为了我。」

  「当然了,你我一体嘛!」

  「呸,谁和你一体?」陈静红着脸道。

  「哎,这是什么东西啊,挺漂亮的?」她拿过MP3,问道。

  「MP3」,这是这两年在大陆新出来的玩意,一般人都很少知道,我解释道:「能放歌的播放器,其实跟随身听一样的,不过不需要CD啊磁带什么,歌曲直接存储在里面的。」

  陈静一脸好奇:「这么小就能放歌?」

  「要相信科技啊,姐姐。这么一个小东西,128M的存储,放了四十多首歌呢,以后想换歌了,直接连接电脑删了里面的歌重新下载就行。」说着,我拿过来要拆开来给她听一听。

  「别打开啊,这是送给慧慧的。」陈静夺过去。

  「很贵吧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不贵,才三百多。」确实不贵,今年年初还没毕业在大学买的那个才叫贵呢,64M就要我四百多,墨菲定律实在厉害,才半年时间,存储大了一倍,价格却还便宜了。

  「三百多还不贵?下次别买这么贵的了,慧慧感受到你的心意就够了。」
  「那不是你闺女嘛,姐姐?听歌学英语都行的。」我委屈道。

  「好弟弟,谢谢你了。」说着,陈静看着旁边没人,迅速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道。

  听陈静说,这块儿是县医院的家属院,莫霜丈夫去世后医院分的房子,差不多快十年了。

  回南路属于县城西部,我家在东部,很少来过这边。房子都是些低矮的平房,在外面能明显看到房子都不大,附带的院子也很小,房子和院子各有三十平的样子。走到胡同拐角处,有一个公共厕所,陈静说这边家里没厕所,要方便来这里。
  很快我俩走到一扇有些斑驳的绿色油漆木门前。

  推门进去,左手边挨着墙搭了个石棉瓦小屋,没有门,里面有一些杂物木头煤球之类的东西,还停着两辆自行车,右手边就是小院子了,院子一头是亮剑瓦房,瓦房一侧也有间石棉瓦小屋,是厨房。

  有意思的是,一半院子的上空搭着葡萄藤,上面结了很多串或青或紫的葡萄。
  莫霜和一个亭亭玉立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从屋里迎了出来。这小姑娘就是莫霜的女儿苏慧儿了。

  嗯,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莫霜,脸蛋和莫霜很像,美目翘鼻,皮肤超白,就是个子比莫霜矮半个头,和陈静差不多高,身材不瘦不胖,没有她两个妈妈丰满,但很匀称,可惜一身墨绿校服把她上下遮掩得如平板一样。

  进了堂屋,桌子上摆满了菜,上面都扣着盘子,以免菜凉的太快。

  莫霜介绍了我俩,让苏慧儿叫我王叔叔,小姑娘不干苏慧大大方方的打量我,问我:「你多大啊,看着和差不多大?」

  「二十一。」我老实回答。

  「妈,小妈,你看他才比我大五岁啊!!!我怎么能叫叔叔?」苏慧儿不依了。

  陈静和莫霜都笑了起来,陈静道:「那你他叫什么?」

  「其实叫我知北哥更好,以前在一中都这么叫我的。」确实,在一中念书的时候,高三打过几次架后好多男生叫我知北哥,有些女生也跟着叫。

  「你是哪一届的?那我叫你师兄好了,咱们单论。」

  「96年进的一中。」师兄就师兄吧,我无所谓的。

  说完,我把MP3拿过来:「见面礼,我在追你小妈,师妹一定要帮帮忙啊。」
  陈静笑着拧了我一下,对苏慧儿道:「慧慧拿着,别跟他客气。」

  苏慧儿先看向莫霜,莫霜点点头她才接过去,看了一眼,问我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师兄?」

  我又重新解释了一遍,教了她怎么开关机,调节音量和上下首歌曲,然后告诉她,里面已经装满了歌,有周杰伦的,林俊杰的,还有孙燕姿,张韶涵的,以后她想换了,可以去我那里电脑上重新下载装里面。

  「啊,周杰伦的歌,我最喜欢他了,有没有《爱在西元前》,听说他出新专辑了,里面有一首《东风破》超级好听,可惜咱们这还没有磁带卖?」苏慧儿一听周杰伦,两眼放光,摆弄着MP3,饭都不吃了。

  「别玩了,快点吃饭,再晚会就迟到了。」莫霜用筷子敲敲盘子道。

  苏慧儿顽皮地吐吐舌头,放下MP3赶紧巴拉几口菜。

  「《爱在西元前》肯定有了,不光有《东风破》,《叶惠美》整张专辑的歌都有。我也喜欢听周杰伦的歌。」

  莫霜和陈静无语地摇头,这种话题她俩是插不来的。

  「啊,真的吗?我是我们班第一个听《东风破》的人了!!」苏慧儿激动地两眼放光,说完又赶紧吃几口菜,咬几口馒头。

  「谢谢师兄,我绝对支持你追小妈。」苏慧儿嘴里嚼着菜,含糊不清道。
  「你这丫头,一个MP3就把我卖了啊?」陈静瞪了她一眼:「慢点吃你,不着急,还有四十分钟呢到七点。」

  七点是县一中晚自习第一节课的时间。

  「嘿嘿,师兄多好啊,对身为你干女儿的我都这么下本钱,对你肯定会更好的啦。」

  苏慧儿分析的很对,我心里说。

  莫霜听了咯咯直笑,陈静也一笑:「好不好小妈自己知道,你就别操心了。以后这MP3可不能耽误学习啊,知北说还能学英语呢。」

  「放心吧小妈,我有录音机学英语的,这个就给我专门听歌好不啦?」苏慧儿说着就往陈静身上蹭,撒娇道。

  「问你妈去!」陈静往我这边倒过来,躲开苏慧儿。

  「你也是我妈,好不好啦,两个妈——?」苏慧儿看看莫霜又看看陈静。
  莫霜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们两个:「别闹了,快点吃饭慧慧。我们才不会管你听什么呢,只要你能保证期末考试名次别下降。」

  苏慧儿听了一下子正襟危坐:「绝对保证。」

  说完把筷子一撂:「我吃完了,上学去了,再见妈、小妈、师兄!」

  说完拿着MP3就往院子跑。

  莫霜追着喊道:「路上别听啊,注意安全。」

  「知道啦!」苏慧儿头也不回地摆手。

  苏慧儿走了,剩下我们三个吃饭。

  「今天谢谢你了,知北,很少见慧慧这么开心了。」莫霜对我道。

  我都点不好意思了,真心没想到MP3的魔力这么大,「莫莫姐你别这么说,你们是姐姐的亲人,我这不是应该的吗。」

  陈静也道:「莫莫你就别客气了。其实你发现没有,知北比咱俩跟慧慧有的聊得多,平时慧慧说的好多东西咱俩都不知道,而且以后学习上慧慧也可以问问知北,咱俩这中专生可教不了她。」

  我汗颜:「姐姐,高中的东西我也早就忘了,高考时是我人生知识的巅峰,现在早走下坡路了。」

  「那也比我们强吧,我俩高中都没读过。」陈静眉毛一皱,委屈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装的,但也觉得陈静委屈的样子好可爱啊,我拉住她的小手道:「好,姐姐,我回家就把高中的课本找出来。」

  「那太好了,以后慧慧你就费点心了,知北。」莫霜莫名地松了一口气道:「你还没孩子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懂得比我们都多,一说这个我们不知道一说那个也不知道,慧慧有时候就笑话我老土,我是觉得和她代沟越来越深了,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话,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莫莫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以我从中学过来的经历看,你对慧慧约束也不多,也很尊重她,这点就很不错,也是最重要的。代沟嘛,也是因为现在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社会也越来越开放,多了很多你平时接触不到的不知道的东西,但慧慧她们能接触到,她们也愿意去了解,然后喜欢上这些。莫莫姐我觉得你跟慧慧已经很好了,这点代沟不算什么大事,我跟慧慧一样大的时候,跟我爹妈直接打了个电话离家出走一年才叫代沟呢,你看我现在不也很好吗?这种时候就得经历这种时候的事,这时候不经历,大了你想经历也经历不了了,我觉得这才是成长的意义。你只要保证她安全,健康,给她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环境就已经是很好的妈妈了。」

  陈静和莫霜都停下筷子两眼不眨地看着我,我摸摸嘴角,没有粘上菜啊。
  「怎么这么看着我?」

  过了一会,陈静才道:「看看这还是不是我弟弟?」

  我亲她一口:「你说是不是?」

  「咦,一嘴油!」陈静嫌弃地拿纸巾擦脸,「知道你是还不行吗?」

  莫霜也道:「看你平时跳脱的样子真想不到说出这么多道理来。嗯,你说的也是,我这当妈的也只能做到这些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俩吧,静静现在离婚了,你俩有什么打算?」

  陈静看了我一眼道:「我先在你这住一段时间,我跟知北说过了,知北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以后肯定是跟他过了。」

  我第一次听到陈静对第三个人说出跟我确定关系的话,心里乐开了花:「我打算跟姐姐过一辈子的,就等着她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

  桌子底下,我和陈静十指交扣。

  我侧脸问她:「话说,你什么时候会答应啊,姐姐?」

  陈静抿抿嘴笑道:「看什么时候我开心啊,好不容易离婚了,一定要好好过一段单身日子才成。」

  莫霜脸上闪过一丝羡慕,笑道:「既然你俩都有心,虽然不着急,但也都见见父母,把事儿先敲定下来。」

  说到这个陈静露出犹豫的深情,我知道她一是担心我父母见了她对她有意见,二是她的父母那边关系闹得很僵,估计她都不想让我见她父母。我手上用点力,示意她不要担心,道:「你又瞎担心了,记不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有我在呢。」
  我感觉陈静手上也一使劲,她朝我稍有些勉强地笑道:「好,有你!」
  莫霜见陈静有点消沉,对我道:「知北,你别看静静比你大,但她就跟个小孩子一样,不会跟人争跟人吵,都是让着别人,你平时要多照顾她。」

  「放心吧,莫莫姐,我一定会将姐姐当女儿来疼的。」

  「瞎说什么?」陈静失笑道:「不害臊,我那么大了,把你当儿子养还差不多。」

  「哈哈,开心了吧。随便你把我当什么养,反正是你老公就是了。别瞎想了姐姐,啊,乖,我会通通摆平的。」我用手抚摸她光洁的额头:「眉头都皱起来了」

  「好啦,知道你厉害。」她扒拉开我的手道。

  莫霜也笑道:「受不了你俩,慧慧走了就一直在秀恩爱。不说了,吃完了没有,我要收拾桌子了。」

  我和莫霜一起收拾桌子,让大厨陈静坐着看电视。

  厨房里,我和莫霜一起刷着碗,莫霜告诉我会劝陈静早点跟我结婚,毕竟陈静那么大了,拖时间长了也不好。

  我谢过莫霜,说我也会尽快让陈静消除对双方父母的担心还有其他的一些顾虑。

  收拾好后,莫霜就把我和陈静赶了出去:「你俩赶紧出去恩恩爱爱吧,别在这让我当电灯泡了。」

  我问陈静:「晚点你还回来吗?」

  她打了我一下,偷偷看了一下莫霜道:「当然回来。」

  嘻嘻笑着出了门,胡同里没有路灯,黑漆漆的一片,我拉着陈静的手安静地走着,天空有繁星。

  走到回南路大街上才有了路灯,朦胧偏暖色的路灯下,陈静娇嫩如雪的肌肤上像被涂了一层蜜一样。

  我把这个比喻说给她,她笑着说今天你干看着吧,不给你吃。

  我说不吃就不吃,就这样拉着你的手也很好。

  我俩相视一笑,走了一会陈静才道:「弟弟,今天莫莫说她今年已经考下药师证,不想在医院上班了,想开家药店,她手里钱不够,向我借钱。我想把我那三万块钱先借给她,好不好?」

  「好啊,开药店现在挺赚钱的。她差多少,三万块钱不够我那里还有八万呢,咱俩十一万虽然不能全给她,八九万还是可以的。」

  「她想先开家小一点的看看,暂时预算十万,她手里还有五万左右,差的那两万她说管她公公婆婆借,呵呵,那俩老人家对她一直都还不错。」陈静笑笑说道。

  「不差那两万了,咱直接借给她五万得了,现在咱俩也没有着急用钱的地方。」
  「不行,不能用你的钱。」陈静停下来,正色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咱俩才刚开始,我不想用你的钱,还一下子出这么多。」

  我刮了下她的鼻子,道:「不说别的,那你借给莫莫姐钱为什么还问我的意见?」

  「我是想着以后咱俩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大一笔钱肯定要一起商量着来。」
  「你看,那还不是说你潜意识里认为我对这三万块钱也有一定的决定权。你的钱我有决定权,同理,我的钱你也有决定权,好吧?现在咱俩的钱都是一起的,别分那么细了姐姐,要不我会伤心的。」

  陈静想了下无法反驳,不过还是道:「哎呀说不过你,就是觉得好别扭。」
  「刚开始嘛,习惯就好了。你啥时候搬回来住,我好把家里的底细全跟你说一下。」

  「哈哈,等着吧,姐姐不着急。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底细先说说看。」
  「院子你看到了,现在只有这一个房产。其实在云南迪庆山里面还有几间房子是名义上是我和老三的,但那是我俩给山里孩子盖的学校,当然不能要了。钱呢,家里还有八万多,咱家在省城还有一辆二手桑塔纳呢,是以前开网吧买的,扔给老三了,但那小子嫌它破,我估计还在网吧门口扔着呢,下次咱俩去省城开回来。我还经营着两个网站,一个导航类的是我自己的,这个好弄,不怎么用更新。一个是软件下载网站,和一个玩黑客的师兄一起做的,最近他去了微软,我回了家,我俩都没精力再管理了,打算卖掉这个网站,估计能卖个二三十万吧,我能分一半。导航网站在全国导航类网站里现在能排进前十五名,先不卖留着玩。」
  陈静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道:「弟弟你是什么人啊,经历这么丰富……」
  我嘿嘿一乐:「所以说姐姐,跟着我保证你就吃香的喝辣的。」

  陈静把我的话消化的差不多了,问道:「你和老三怎么在云南还有房子了,这个我比较好奇。」

  回想往事我就一脸蛋疼:「那时候我俩大三下学期了,网吧开了半年刚上正轨,老三就被女朋友蹬了,老三觉得生无可恋,正好在天涯看到有人发骑自行车去西藏的帖子。老三着了魔一样也非得要骑行去拉萨,我就陪着他去了。我们走的是滇藏线,结果还没出云南在迪庆碰到大雨落石,差点没被砸死在路上,后来被当地山民救了,我俩感激他们就用半年开网吧挣的八万块钱在当地盖了几间房子,给他们村里的孩子当学校用。然后我俩拉萨也不去了,盖好就滚回来了。」
  陈静一脸崇敬地看着我:「你俩真能折腾,幸好都没事。不过,越来越觉得弟弟是个好人。」

  「不要发好人卡给我。」我抗议。

  「什么好人卡?」陈静疑惑。

  我给她解释了,陈静沉默了一会,自嘲地笑笑道:「弟弟,你说的好多东西我都不知道,天涯是什么,好人卡啊,还有之前的什么三垒,MP3,我觉得跟你差距越来越大了。」

  我大声叹了口气:「唉,这只能说明我是时代的浪潮儿,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

  「是弄潮儿,不是浪潮儿,我看你是挺浪的,哪都敢去,什么都知道。」陈静取笑我道。

  「姐姐你别那么想,只是我学的就是计算机,这玩意儿本来就是新事物,你接触的少了解的不多很正常,以后也都会知道的,都是些细枝末节。咱俩没什么差距,要说差距也只是,嗯,我个子比你高十三厘米,你罩杯比我五个码。」
  说完我赶紧大笑着往前跑开。

  她身高一米六六,我一米七九;她罩杯是E,好大的说,当然比我大五个码了。

  「臭小子,找死啊你!」陈静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大喊着追我:「站住别跑!」
  跑了一二十米后故意让她抓住打了几下,陈静才笑着饶过我。

  闹了一会陈静忽然道:「哎呀忘了跟莫莫打电话了,我问问她还要不要多借两万。」

  我制止住她:「姐姐,先别打。我想了下,借咱肯定是借的,莫莫姐开药店刚开始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的,要不我辞职去帮莫莫姐的忙吧。」

  陈静道:「我还想着我辞职去呢。」

  「不愧是两口子,咱俩想一块去了,来,亲一个,姐姐。」我凑上去要亲她。
  她把我扒拉开:「咦,不和你亲,大街上呢。」

  「那回家亲?」我试探着问。

  「我可不上当,回家了今天我就出不来了。」陈静白我一眼。

  「好啦,弟弟,以后时间长着呢。」她摇摇我的手。

  我抱住她:「那抱抱总可以吧。」

  「贪心鬼!」她偎在我怀里骂我一句。

  「姐姐,你先别辞职了,莫莫姐那里现在需要的是搬运啊进货啊什么的,你小女孩子家家的没什么力气,这种活还得我们男人来。而且,你上着班,咱家后勤有保障啊,你工资可比我多好几百呢。」

  「好啦,知道你心疼我为我着想,只是辛苦你了弟弟。」

  「为姐姐鞠躬尽瘁,精尽人亡都可以,这点事算什么辛苦。」

  「找死吧你!」

  腰间一阵疼,又被拧了。

  「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在这工会上班,天天就做些虚头吧脑的文件,感觉一点都不真实。要不,咱俩都辞职好不好?」陈静小声问我。

  「在这上班不开心?」

  「不怎么开心,以前是没办法,不知道做什么,现在遇到弟弟你了,我也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那就辞职,姐姐你开心最大。咱俩都去给莫莫姐帮忙,还在一起干活好不好?」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下,嘿嘿,还是亲到了。

  「谢谢弟弟你宠着我。」陈静娇声道:「辞了职我就天天在家陪你好不好?」
  说着下身紧紧地贴了过来。

  「好好。」奶奶的,就这一招,我下边就硬了。

  陈静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哈哈笑着从我怀里跑开。

  陈静给莫霜打了电话,告诉她要借给她五万块钱的事,莫霜很开心的答应了,说没办法才想着去向公公婆婆借,这把不用担心欠这个人情了,俩老人也不容易。
  跟陈静,莫霜真是没什么客气的。

  陈静又说了我俩要辞职想去帮忙,莫霜直接在电话里大声叫真的吗真的吗?听到陈静肯定的回答后莫霜说药店要五五开,各占一半的股份。

  我对陈静摇头,陈静回莫霜道股份不要,莫老板给我俩每月发点工资就行了。
  在街上转悠着,买了羊肉串饮料吃,到九点多才送陈静回去。

  到莫霜家,苏慧儿已经下了晚自习回到家了,激动地跟我说《东风破》有多好听,同学们有多羡慕她有MP3,因为他们都没听说过这个东西,还有同学问她在哪买的,也要去买。

  我说西林街上买的,但老板手里暂时也只有这一件,想买得提前打招呼预定。
  莫霜则直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感谢我对她开药店的支持。

  莫霜的一双胸器一点不比陈静的小,绵软触感之下顶得我一阵眩晕。

  莫霜告诉我俩说先不用着急辞职,她辞职还需要一个月才能到期,这段时间先做些前期准备的事情。

  我赶紧说没事,我俩可以先辞职,正好让陈静在家休息一段时间。

  陈静偷笑着瞅我不说话,估计她猜出来我想早点让她回家。

  我问她点名起好了没有。

  她说:「回春药店怎么样?取妙手回春的意思。」

  我问她:「药店要开到晚上几点?」

  「跟这有关系吗,咱这晚上出来玩的人少,开到八九点钟吧。」

  「八九点的话,那肯定要做灯光指示牌了。以前在省城我们大学旁边有家长春药店,一到晚上长春药店四个大字从老远就能看到灯光闪闪,有一天,长字的灯坏了。」

  莫霜和陈静还在疑惑:「坏了就坏了,怎么啦?」

  苏慧儿在旁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哈哈,长字坏了就成春药店了。」
  苏慧儿解释完莫霜和陈静也哈哈笑了起来,陈静边笑边拍我:「烦不烦啊你,讲什么春药店。」

  我委屈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莫霜拉住陈静道:「幸好知北提醒了,还真没想到有这个可能,要真发生了,咱这店可丢大人了。那起个什么名字好啊?」

  「神农尝百草,百草药店怎么样?」苏慧儿突然道。

  我们想了下都觉得这名字很好,就这么定了。

  又说了会话,到十点实在太晚了才告辞一个人回家。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