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淫娘传·改写版】第1~2章作者:glran1
【江湖淫娘传·改写版】第1~2章作者:glran1
字数:6722


  《江湖淫娘传》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中篇作品,囊括了很多色文必须的元素,但是篇幅所限以及太监的原因,导致这部书让人看完虽爽,总有种让人意犹未尽欲求不满的感觉。

  小弟这里改写扩写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人满意。

              (一)浴室奸淫

  吻花阁的帮主夫人浴室,在帮主宅邸里的最深处,在一个地下室里。

  进入地下室,是一个浴室,里面有一片很大的浴池,大到可以让十几个人在里面游水,但是池水并不深,一个普通身高的女性站在水池里,水也就到她的肩部。

  帮主君泽在世的时候,经常和夜花夫人一起在水池里鸳鸯浴。

  他们最喜欢玩的,就是夜花夫人先下水池,游一段,然后君泽再跳下水,追逐夜花夫人。抓住夜花夫人,就在水里将她就地正法。

  君泽的能力很强,有时候经常在水池里干得夜花夫人浪叫不止,声音让地下室外面的侍女们都脸红。

  有时候夜花夫人支持不住,君泽还会借口要侍女上饮品,把来侍奉的侍女梳弄一番来泻火。

  地下浴室的门外,还有一段向下的台阶,通向地下浴室之下的柴火房。
  柴火房有好些烟囱和通气管通向外面,不会担心发生烟排不出去的事情。
  火房里有好些水缸,有些装满水有些没有,防火用的。

  火房的柴火都是由侍女搬进来。吻花阁的侍女们多少都会一些武艺,通常搬柴火的活不在话下。

  帮主君泽失踪好几年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想想也是,如果他活着,他怎么六年都没回家,儿子君生都从十一岁的娃娃长到十七的小伙子了。

  夜花夫人在丈夫死后,一直独力支持吻花阁。副帮主,君泽生前的副手,雷天,是夜花夫人的得力助手。但是,雷天近一段时间,总是有意无意接近夜花夫人,有时候趁着帮务陪着夜花夫人招待客人的时候,趁机用身体蹭蹭夜花夫人:先是递送物品的时候摸一下夜花夫人的手,再是身体靠近,后来发展到整个人贴着夜花夫人。昨天他来书房找夜花夫人报告帮务的时候,就不像以前那样站在书桌前,而是踱步到坐着的夜花夫人身后,双手扶住夜花夫人的肩部,假意给夜花夫人指出帮务账本的一些错处。

  夜花夫人的贴身陪嫁侍女紫露在书房窗外看到这一举动,赶紧借着给夫人上点心的机会,先是在门外高声叫唤「夫人,紫露给您上点心了」,再是快步在走廊行走,发出很响的声音,最后推门而入,吓得雷天慌乱地把手收回来。

  看起来雷天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夜花夫人和紫露说:「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估计也就仅此而已。吻花阁的事务还得靠他,我被他这样摸两下…
  …

  认了,就当为了夫君的产业,为了君生的将来。「

  紫露是夜花夫人的陪嫁丫头,比三十三岁的夜花夫人小三岁。

  陪嫁丫头一般都是老爷没有名分的小妾。紫露也被君泽玩过。虽然夜花夫人一直不许丈夫动自己的这个陪嫁侍女,想找个好人家把紫露嫁出去,但有一次还是被君泽下手了。

  当时君泽干的二十四岁的夜花夫人几乎虚脱——他故意先不在水池里像平常那样
  很快地抓住夜花夫人,让夜花夫人多游一段时间消耗了不少体力,再假意游近,再故意让夜花夫人娇笑着游远。夜花夫人不知道是计,以为丈夫只是玩情调,就一直游得离丈夫远远的,被抓住后早就没劲了,被玩得死去活来。

  君泽干完夜花夫人之后,把夜花夫人给放在浴池边的几层浴巾上,冲外面喊「紫露,夫人要喝水,拿水来。」

  紫露以为夫人会像之前那样,阻止老爷对自己的毛手毛脚,就没多想,捧着茶壶茶杯就进去了。不想老爷围着浴巾走上来,把茶壶茶杯放在一边,直接就把自己给抱住了。

  紫露当时慌了神,想摆脱君泽,下意识地使出了夜花夫人家传武学「百花变」,一招起手式「乱花迷眼」,左手就冲着老爷的眼睛打过去。君泽不慌不忙,右手一格挡,反手抓住紫露的小臂一拽,脚下右脚一勾紫露的左脚脚后跟,左手一推紫露的肩部,反而把紫露弄得失去平衡向后倒去。紫露险些滑倒,赶紧右手一撑地,被老爷勾住的左脚顺势起来,踢老爷的腰部,想把老爷迫开。

  君泽左手回招,伸到自己的右侧抓住紫露的左脚脚踝,脚下再向后一退,让紫露支撑全身的右手一滑,整个人都摔倒在浴室地上,但摔得又不重。

  君泽左手再一抖,用巧劲把紫露整个人都给颠起来,趁着紫露全身凌空无处着力的时候,左手抓着紫露的右脚,右手抓着紫露的右手,一起向左边一拉,把面朝上的紫露凌空翻了个身,再靠巧劲把她摔放在浴室地面上。

  紫露还没反应过来,君泽就从背后扑了上来。右手摁住紫露的脊背抓住衣领处,左膝跪压在紫露肥大又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左手掐住紫露的左肘让她无法发力,右脚踩在紫露的右臂弯处,把紫露弄得动弹不得。

  然后君泽右手往下一拉,紫露的娇躯就从衣领里被剥了出来。

  君泽又以右手按住紫露的脊背为发力点,左膝一蹭,把紫露的裤子连同三角内裤蹭了下来。紫露的裤子很宽松,是用裤带松松绑住的,内裤和裤子的材质都是上好的丝绸,很是滑腻,就这么被君泽从身体上滑了下来。

  君泽左右手松开,趁着紫露来不及反应,左手插入紫露的两腿之间摸弄,右手抓住紫露的右肘处制住她,右膝跪在她挣扎的背上摁住,左膝跪在地上。
  紫露虽然谨记夜花夫人的教诲,不与夜花夫人争宠,准备守身如玉好好嫁人,却也对男女之事有所好奇。在君泽左手的摸弄下,很快她的下体就湿了,挣扎也有所减弱,浑身使不上劲。

  君泽玩弄了一会紫露的下体,感觉紫露已经不再抵抗,就把紫露的身体给翻过来,开始舔弄她的脖颈。紫露的上身衣服已经被剥下,衣襟处只能勉强遮住两个饱满的胸脯,两点乳头若隐若现,衣服还全被浴室里的水气弄湿,被君泽一路从脖子舔到胸部,想反抗,双掌推出,却不料右臂被君泽的左侧腋下夹住不能动,左手小臂又被君泽的右手擒住,整个人被拉到君泽怀里,反而被舔得更厉害。
  紫露被玩得全身无力,呻吟之下只能向夜花夫人求救:「小姐,救救紫露,老爷要……要……要梳弄紫露了。」

  君泽哈哈大笑:「你家小姐已经被老爷我玩得自顾不暇,怎么来救你?之前几次在浴室想摸你,你家小姐上来缠住我让你赶紧出去,早就弄得我心痒痒的。
  你的身材发育得真不错,我早就想玩玩你,直到今天才有这个机会。」
  说罢双手一用力,把紫露的衣服剥下来,然后右手从紫露左手腋下抱住她,左手顺势彻底把紫露卡在大腿上的裤子和内裤给扒下来,扔在一边,然后左手攀上了紫露的乳房。

  「这双奶子虽然没你家小姐那么肥大结实,却也挺翘有弹性,捏起来手感真是不错。」边说,君泽边用舌头舔弄紫露的耳孔。紫露浑身不住地颤抖,早就没了反抗的力气。君泽玩了一会紫露饱满滑腻的奶子,左手又滑到她的屁股上,捏摸这对饱满结实的肥臀:「这屁股也是,虽然比你家小姐小一点,但是也很结实紧绷,屁股缝真是紧啊。早晚我要把你的屁眼也给开了,尝尝你这屁股的紧凑。」
  最后,君泽把紫露抱进浴池,放在浴巾旁的夜花夫人身边,面朝下摁住,让紫露的下身屁股浸在浴池里,高高翘起,上身贴着浴室地面趴着,脸对着有气无力只能嘴里轻轻说「不要,不要弄她」的夜花夫人,一棍破了紫露的处。

  想起这段往事,紫露还会不时脸红。她只被玩过这一次,后来君泽帮主就失踪了,也没有来开采自己的菊花。

  夜花夫人对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的侍女也感到有些内疚。本来她打算干脆让君泽把紫露收房做个小妾,却不想丈夫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这天,夜花夫人忙完帮务,虚与委蛇地请当地官员喝了顿酒,席间免不了被人搂抱摸弄几下。

  喝完酒她感到很是疲惫,想洗个澡解解乏。于是紫露前去浴池布置好玫瑰花瓣,提着装着玫瑰花瓣的篮子来到火房烧水。

  等夜花夫人进了浴池开始泡澡,紫露便在火房门口坐在一个竹椅上守着,拿着扇子扇风,望着火房的炉火。这火不能太烫,也不能太小,毕竟要烧这么大个浴池。烫了的话,自己在火房门口也受不了。

  小小扇子显然不能排解火房的燥热。紫露干脆从防火的水缸里舀了几瓢水,浇在自己的头上和衣服上。等会夜花夫人洗完,自己整理浴池时候可以偷偷泡一下,反正夜花夫人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湿热的空气之下,紫露昏昏沉沉地半梦半醒。忽然感到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紫露猛地将头一扬,想用头顶撞身后人的身体,不料却反而把咽喉露了出来,被身后人一把捏住咽喉,向上一提顶住紫露的下巴,她的头就低不下来了。那人附身躲过紫露的头撞,右手从背后连紫露的身躯双臂带椅背一起抱住,舌头已经探上了紫露裸露在外的肩膀,开始舔弄吮吸。

  紫露被人制住动弹不得,只能任人鱼肉。想运内功抵抗,却发现功力聚不起来。

  那人的右手不安分地伸进了紫露的衣襟,捏住肚兜里一个饱满结实的乳房,捏了起来。玩着玩着,那人忍不住了,提着紫露的脖子和奶子,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拎到了一个空的水缸边,把她头朝下丢了进去,顺手把紫露的上衣全撕了下来,隔空扔进了火房的火堆里。

  紫露的腰被水缸边缘顶着,全身折叠了起来,上半身被装在水缸里,下半身在水缸外。想挣扎着从水缸里起来,双手撑着水缸底部,身体却因为上半身比水缸直径小而被卡主了。每当她想扭着身体出来,身后的男人总会摁着她的腰背部,把她再摁回去。由于先是被制住了咽喉要害又内力全失,后被丢进水缸身体受制于窄小空间,紫露难以反抗。

  背后的男人看着挣扎无助的紫露,嘿嘿低声笑了一下,双脚分开了紫露的两脚。紫露的两脚本来能踩到地面,被分开后只能一只脚着地,双脚不断乱踢。男人下半身贴住了紫露的屁股,右手捏住紫露的右半个屁股,顺着右边屁股往下,捏住了紫露的右大腿向外扯开,把紫露的右腿固定在水缸外壁上,这样紫露的右小腿怎么踢都踢不到男人的身体。男人的左手把紫露抬起的上半身又摁回了水缸里,顺着脊背探到了她的裆部,一把扯开紫露的短裤和内裤,把她的整个大屁股都暴露在湿热的空气中,然后左手中指一插紫露的菊花,拇指一摸紫露的下体。
  紫露原本挣扎中就消耗了很多力气,又没了功力,被这样一摸之下立刻没了劲,只能任人玩弄自己的下体。

  男人玩得紫露湿漉漉后,右手顺着紫露的右大腿往下,抓住了紫露的脚踝,往自己身边带,左手扶着自己的阳物,不费劲就塞进了紫露的花瓣。然后左手摸拍着紫露肥美结实的屁股,时不时地把紫露的腰部再往下压,不让紫露起来。紫露想回头看,却因为水缸挡住了光线和视线,看不到身后男人的脸。

  只可惜不能玩这个娘们的奶子。等会找机会把她拉起来再玩吧。男人想。老大给自己这么好的差事,以后一定要好好效忠。

  另一边……

  裕室内雾气弥漫,几朵嫣红的玫瑰花瓣漂在水中,香气四溢,「啊……哦…
  …」

  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分开,分别架在水池两边,两根手指深深插入肥厚的花瓣中,躺在浴巾上,中年美妇已陷入自淫的深深快感之中,不由得发出阵阵呻吟。
  「今天我这是怎么了?」高潮过后的夜花夫人两腮绯红,虽然自从丈夫死后自己也有过性冲动,也时时自慰,但今天不知怎么搞的,性欲特别亢奋,都泄了三次了,可下体传来的瘙痒使她忍不住想再次插入。

  「谁?」刚刚分开大腿,就发觉有人在窥探,夜花夫人连忙用浴巾捂住胴体。
  「哈哈哈哈!想不到帮主夫人是如此淫荡好色的女人,一点点滴春露就叫你变成这样了。」随着一阵狂笑,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是你,你这畜生,竟敢在我的浴池里下春药?」

  夜花夫人气得浑身颤抖,这男人是吻花阁中的第二把手,副帮主雷天,丈夫死后,虽然自己坐上了帮主的位子,但吻花阁里的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由他打点,虽然知道他对自己已垂延许久,但没想到今天竟会做出如此卑鄙之事。
  雷天哈哈一笑:「滴春露下在花瓣上。你的侍女紫露不知道,把花瓣撒在了浴池里。

  滴春露见水起效。紫露这小婊子,上次敢坏我的好事,这次老子已经安排人去感谢感谢她,一定让她爽得欲仙欲死,哼哼。「

  滴春露见水起效,难怪紫露也觉得没内力:火房湿热,水气激发了她提到火房的篮子里,玫瑰花瓣上的滴春露。

  「滚出去!」下体传来一阵阵酥痒,夜花夫人知道滴春露的药性再次发作了,她强制着,企图站起来,但发觉浑身酥软,象被人抽了骨头似的,内力全失。
  「来吧,小骚娘们,让我给你解解渴,包你爽得上了天。」

  雷天淫笑着,一把扯掉夜花夫人半捂娇躯的浴巾,裸露出她那成熟性感的胴体,接着自己脱掉衣裤,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巨大阳物,扑向了夜花夫人。
  此刻的夜花夫人已被春药刺激得双奶涨鼓,奶头发硬,下体的花瓣早已湿透,只是尚存的一点理智。她奋力朝浴池里扑去,想避开雷天,雷天却跟了上来,也跳进了浴池。夜花夫人想像以前躲开丈夫那样躲开雷天,却因为之前已经自慰数次,消耗了体力,被雷天追上,她想推开雷天,但被雷天面对面拦腰抱起,接着雷天的腿顶开了夜花夫人的两腿,一阵男子气息向夜花夫人传来。雷天的阳物早已蠢蠢欲动地翘起,又粗又大的滚烫的阳物顶进夜花夫人深深的屁股缝,不停地在股沟里摩擦。

  花瓣和肛门被龟头轻点着,夜花夫人体内的淫性再也控制不住了,嘴里不由的发出阵阵呻吟。

  「不能这样失身!」夜花夫人心里用最后一点理智想道。奋起最后的力量,夜花夫人使出了家传的武学,左手百花变起手式「乱花迷眼」打雷天的眼睛,右手「春雨飞花」击打雷天的脖颈和耳朵。

  雷天根本没有破招的意思,直接腰部往后使劲,抱住夜花夫人的两手往上送,顺势把夜花夫人扔了出去。夜花夫人扑通一声落进浴池里,喝了好几口水。雷天抢步上前,抓住夜花夫人的脖子提出水面,把意识模糊的她拉到了浴池边。
  「来,用这个姿势。」雷天把夜花夫人脸向下,趴在浴池边,这样一来,夜花夫人的雪白丰满的臀部便变成了高高翘起的姿势,雷天用手抚摩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

  「啊……啊……不……你……你这……畜生……啊……」尽管已被春药迷失了本性,但尚存的一点点理智使夜花夫人想再次摆脱雷天的魔掌。她不断地挣扎,却被雷天用左手摁住了腰,身体只能左右扭动,却无法抬起。雷天的右手扶着阳物顶在了她的花瓣口上的时候,她的下体一阵颤抖,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着,腰肢象蛇一样扭动,不知是想摆脱还是在企求快插入。

  雷天右手放开阳物,改为捏住夜花夫人的屁股,右手拇指还摁进了夜花夫人的菊花,死死攥住,让夜花夫人无法再扭动屁股躲开自己。左手撤回,扶住阳物,贴在了夜花夫人的花瓣上。

  「啊……不……啊……」巨大的阳物缓缓插入湿润的花瓣,快感淹没了一切,夜花夫人现在如同一只发情的母兽,忘了是被人在强奸,疯狂地摇摆着高高翘起的臀部,阳物在后面快速地抽插着,花瓣中被阳物带出的淫水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雷天操爽了,把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或者说失去反抗意志夜花夫人的上身拉起,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攀上了她的双峰。

  自己曾几次在书房里,站在她身后假装给她指出账本错处的时候,从她的衣领窥视这个女人的饱满乳房。那时候她双乳把肚兜撑得绷起来,不靠肚兜双乳都有深深的乳沟。早就想把手伸进她的乳沟里了。如今终于操到了她。

  雷天越操越爽,越爽越快速。夜花夫人也是有经验的女人,怎不知雷天要到高潮,心里一点理智让她喊道:「出去,拔出去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被奸淫的话至少不能让人射进身体里。

  雷天没有理会,直挺挺地将第一波精液射进了夜花夫人的肉体。滚烫的精液让夜花夫人的肉体僵在那里,不住地微微颤抖。

  「啊……你……你这个畜生,居然……居然做出这种事,你对得起……对得起你大哥君泽么……」被凌辱、被玷污的羞耻感,压过了药物的效果,让夜花夫人想起了亡夫。

  雷天哼了一声,权当回应,两手把夜花夫人放到浴巾上,开始用她饱满的双乳进行乳交。

  浓烈的羞耻感淹没了夜花夫人。她还没从高潮中平复,身体还在不住地颤抖,没力气反抗雷天对自己双乳的奸淫。这对乳房曾让丈夫爱不释手,连现在大了的儿子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自己还偶尔会为儿子看自己胸部的眼神感到害羞和得意,如今却被这样的人玷污玩弄。

  雷天把夜花夫人的双乳挤在一起,阳物在深深的乳沟中抽插,两个拇指还不时蹭过夜花夫人的两个乳头。她的乳晕不小,但也不算大,恰到好处,乳晕和乳头颜色还是粉红色,看起来诱人极了。

  敏感的双乳被如此玩弄,高潮之后的夜花夫人感到小腹好像又有一阵火起。
  这时雷天又射了,浓浓的精液喷到她的脸上。雷天在她脸上抹了一把,把沾着精液的手指往夜花夫人嘴里塞。夜花夫人双眼迷离,嘴唇微微张开,很顺利地把雷天的手指吞了进去,吮吸着手指上的精液,脑中越发空白。

  高潮再一次过去了,夜花夫人倒在池边喘息着,用浴巾慢慢擦拭着大腿根精迹斑斑的花瓣,到底泄了几次,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刚才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变着花样地任雷天奸淫,虽然开始是被春药所支配,可自己心里明白,到最后春药的药性已过去,但勃发的性欲使她根本忘了一切,假装被春药催情,尽情与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渲淫,有几个不堪入目的淫荡姿势甚至是自己主动摆出来的。

[ 本帖最后由 賊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