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美丽奇迹】(11)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11)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11有工作了

   「用完了,谢了。」胡蔚晃荡出书房,径直走向茶几,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 一口。

   齐霁从书上抬头,『哦』了一下。

   把酒瓶撂在桌儿上,胡蔚也窝进了沙发。他重重的靠到沙发背上,很疲惫。 连著好几天了,都是弄那个设计图,这事儿他打毕业就没干过,真是吭哧吭哧一 点儿点儿来,实话实说,这是他以前逃课最多的科目= = 因为齐霁白天要用书房,
 胡蔚只能晚上借用,齐霁问胡蔚为什麽不用电脑绘图,胡蔚答曰:不会。就连今 天如何注册发送电子邮件,都是齐霁手把手教胡蔚的,更别提去扫描图纸。齐霁 倒是很诧异胡蔚会画图,胡蔚答曰,那时候在模特学校强制学习的。

   「看什麽呢?这麽入神。」胡蔚歇了一会儿,凑了过去。

   「《围城》。」齐霁还在看。他最近很认为自己有必要再重读一下钱锺书老 先生的这部著名作品。

   「这有什麽可看的?」

   「深了。」

   「得,那您继续深著,我洗澡睡觉。」

   胡蔚说完起身往浴室走,齐霁抬头,像往常一样凝望。打上次相亲完,齐霁 的生活多姿多彩不少:先是张老爷子委婉表达对方姑娘对他不感兴趣,然後就是 手法拙劣的打探胡蔚的种种;接著杭航例行公事一通损;再然後……

  再然後才是重点。那天晚上开始,他跟他一起睡了。这个事儿并没有谁用嘴 说出来邀请,是胡蔚难能可贵的没躺床中间,而是挪到了左边,然後还对擦著头 发出浴室的齐霁招招手。郎情妹意?大抵是吧。多姿多彩还表现在,俩人平时可 说的话也多了些,他问问他画的图,他问问他看的书,亦或两人一起对电影发起 什麽评价,再或者就是一起讨论一下晚餐。多姿多彩的表现还在,性。事到如今, 齐霁坦然多了,也知道主动一点儿,虽然除了那晚分了上下,接下来这些都是用 手互相解决,但两人都觉得舒服。

   胡蔚洗了澡出来,仍旧裸体往床上爬,齐霁拎著书进来,接吹风机。现在吹 风机已经不放在浴室了,都放卧室床头柜。这人从不想著自己吹头发。

   胡蔚悠闲的趴著,任齐霁摆弄他的头发,很舒服,一舒服就又开始犯困。似 睡非睡的时候,手机劈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先被吓一跳的是齐霁。他关闭电风吹, 够过了胡蔚撂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来电显示:温屿铭。

   齐霁伸手推了推胡蔚光滑的背,「电话。」

   「大半夜的,打错了吧?」胡蔚犯懒不想起来。

   「应该……没错。有来电显示,温屿铭。」

   「啊?」胡蔚一翻身起来了。

   「喂?胡蔚?」透著点威严的男低音顺著线路拜访了胡蔚的耳朵。

   「对。是。」

   「设计图我收到看了,明天到公司报道。」

   「呃……」

   「怎麽?还需要一些私人时间?」

   「哦,不是……」

   「那麽好,明天下午两点,总公司,211。」

   不等胡蔚有所反应,对方收线了。

   举著电话,胡蔚皱眉。

   上礼拜一胡蔚就电话了芬姐,他想要那份工作。芬姐已经飞往了米兰,於是 请胡蔚跟这位温屿铭联系。联系之後对方请他提交一份设计图,并送入指定邮箱, 一切稍後再说。胡蔚与之联系过後就对这人没什麽好感──刻板、公式化、自大。 今天的电话也很无理。

   「吹头发。」齐霁拍了拍胡蔚的肩。

   「嗯。」胡蔚又趴下了。

   齐霁给胡蔚吹干头发,倒了两杯水给彼此。

   「明天要去公司。」胡蔚喝了口水,靠在床头。

   「哦,刚才是你上司?」

   「不算吧,应该是合作工作。好像是,我也不大懂。」

   「明天对人家谦虚些。」

   「犯得著嘛。」胡蔚出溜下去,拉了毛巾被盖上。

   「……」

   「睡了。」

   「定闹锺麽?」

   「不用,约的下午两点。」

   胡蔚是准时到达的,前台小姐惯例给联系:「温sir,胡蔚先生到了。」
   小姐简单说了两句,引胡蔚往二楼去。最深处,是211。

   推开门,小姐示意请进,自己下去了。

   这是间挺大的办公室,可是被杂物堆的琳琅满目,桌面上图纸一张摞一张, 各种便签贴的温屿铭身後墙上全是。

   温屿铭抬头,只说了一句:「稍等。」他手里的这张视觉效果图急需审核。
   关於胡蔚,芬姐特地嘱咐过温屿铭,这反而让温屿铭对胡蔚产生了偏见。首 先,他这人生来讨厌没本事走後门的;其次,他对模特极其反感。幸亏,胡蔚传 过来的那张设计图让温屿铭捕捉到了一丝灵气,要不,胡蔚没机会过来。

   胡蔚打量了一下温屿铭。这是个年纪35到40之间的男人,衣服的色调偏 暗,但质地讲究、搭配风格很独到。脸比较宽,五官犹如刀刻,气质给人感觉非 常冷漠。

   这一等就是半个锺头不止,胡蔚很不爽,但仍旧静候。

   温屿铭一直在修改图纸,一点儿没在意胡蔚。还是一个电话提醒了他。
   胡蔚见温屿铭接的电话,那人本来就压抑的脸这会儿眉头皱起来更让人不舒 服,「我讲过很多次了,工作时间不要给我打电话。」

   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麽,就听见温屿铭一句,「这没有办法。」就收了线。
   温屿铭抬头,看见了胡蔚立在那儿,眉头锁的更深了,「我把你忘了。」
   「没关系,您忙。」胡蔚没有讥讽的意思,他就是这麽一个人,无所谓。
   但听在温屿铭耳里,就是一种活生生的挑衅。

   你有什麽资格?你是谁?

   「知道橱窗设计的流程麽?」温屿铭对上胡蔚的视线。

   胡蔚摇头,确实不清楚。

   温屿铭站了起来,扯下一堆便签,这时候胡蔚才发现:1。原来不是直接贴 墙上,便签与墙面之间还有一块黑板。2。这男的够高,比自己还高= = 拿起油 性笔,温屿铭没说话,刷刷的写。

   几分锺後,黑板上出现一手好字,就是内容让胡蔚觉得枯燥。

   视觉方案:首先决定展示主题与目的,决定特点综合规划:A。决定展示商 品,并根据颜色、材料、尺寸、价格、设计风格决定道具与饰物;

   B。分析展示的条件与环境确定展示场面的色调、结构与模特姿势;

   C。工程预算、计算工作量及安排任务时间布置与装饰:准备物品完成主体 及配置工作检查调整:进行效果评价及修改「看的明白?」温屿铭扔开了笔。
   「字儿明白了。」胡蔚答的诚恳。

   「具体步骤过程想不出来是吧?」

   「嗯,没参与过操作过,我想……」

   「你不用想。」温屿铭不给胡蔚插嘴的机会,「我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你 去北京十家有可洛橱窗的百货公司,一家家看,看完记录给我,告诉我,你看出 了什麽。」

   「我……」

   「地址你可以问earl,207。」

   胡蔚有点儿上火,心里骂了句脏话。

   齐霁对著资料冒火的时候,手机响了。杭航。

   「喂?」

   「你怎麽听著又半死不拉活的?」

   「资料狗屁不通!」

   「不是常有的事儿嘛!」

   「……」

   「都写得特顺,都特容易,人家随便找个翻译,何必找你?不就是需要你修 正衡量吗?」

   「唉。」

   「别叹气了,休息一下,缓缓脑子。」

   「呵呵……你电我什麽事儿?」齐霁点了颗烟,站起来,踱步往客厅蹓躂.他需要换换心情。

   「例行询问一下啊。怕你又憋出什麽毛病来。」杭航在电话另一头笑。
   「这话说的……」

   「唉。我也不想说,你说你多大了?奔三的人了,还是没法让人省心。」
   「杭航!」

   「想反驳?」

   「……你这样总管我,我……」

   「得得,不说了,诶你答应梁泽给他整理的资料弄好了吧?」

   「啊!嗯。你看我都忘了,今儿周五是吧?」

   「弄好了一会儿八点左右出门吧,拿过来,咱一起吃饭。」

   「呃。这……」

   「很忙?忙你也得休息一下吧?」

   「不是……那什麽……」

   「你家里那个也带上吧。」杭航无奈。

   「他还没有回来……」

   「啊?买菜去了?」

   「不是。工作。」

   「哦?」

   「今天第一天上班,呵呵。」

   「你瞅你乐得那小媳妇儿样儿。」

   「……」

   「这样吧,八点你电话我,如果他还没回来,我跟梁泽就过去,给你带吃的, 顺便取东西。」

   「也行。」

   齐霁挂了电话,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喝完,跟猛男玩儿了会儿,又窝进了 书房。

   胡蔚进门就接受了一下猛男的示好,然後惯例哄下儿小纯。天儿还是热,热 的不一般,他没敲书房门跟齐霁打招呼,而是直接去洗澡了。

   胡蔚不爽,很不爽,那温屿铭看他就像看垃圾。妈的。

   冲凉出来,胡蔚没穿衣服,裸著点了烟,躺到了沙发上。

   他究竟看不上我什麽?

   胡蔚是嗅出了不屑与敌意的。老子招你惹你了?

   便秘吧你!

   让我做记录?做呗,我害怕累?孙子你知道模特有多累嘛!你知道光鲜亮丽 的生活背後都是些什麽嘛?

   胡蔚不满,一是因为受到轻视,二是因为,他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温屿铭的 那句话:别当什麽工作都跟模特似的那麽清闲,不是摆摆pose就可以。
   你懂个屁!

   吹了好一会儿冷气,胡蔚凉快了下来,铛铛铛敲齐霁的门。

   齐霁一拉开门儿,鼻血差点儿喷出来= = 「你……」

   「我回来了,洗了澡,凉快了,正说出门买菜。晚上想吃什麽?」

   「咱把衣服先穿上行吗?」齐霁捂脸。

   「真服了你,谁没见过谁。」胡蔚说著踱步往卧室去。

   「晚上别做了。」齐霁终於能睁眼了。

   「啊?」

   「跟杭航他俩吃饭。」

   「哦,行。那你忙吧,忙完喊我。」

   相见欢。

   当然,这仨字儿单指梁泽。他见著谁都高兴,是人就高兴。

   饭桌上梁泽是边吃边说,胡蔚是只吃不说,杭航跟齐霁对著无奈。

   梁泽收到齐霁的资料一百万次道谢,坚持这顿饭他请。齐霁不拦著,好歹能 减轻一次他荷包的负担,你说对不对?

   一餐晚饭用毕,大家又简单聊了一会儿,才离席。

   胡蔚话很少,齐霁注意到了,两人走前面他推推胡蔚胳膊:「你怎麽不跟他 们说话?」

   回答是四个字儿:没得可说。

   这又让齐霁郁闷了。

   但其实胡蔚这句话让他懒得给掐头去尾了,原本该是:你们说文学跟历史, 我不懂,所以没话可说。

   在烟袋斜街的牌楼下话别,齐霁跟胡蔚回了家。

   胡蔚进门就闻见烟味儿有些重,於是乎脱鞋去开窗,刚打开,就听见嗡一声。
   还没等看清楚,猛男就活跃了。

   猛男很讨厌带翅膀的玩意儿,那翅膀拍打嗡嗡嗡它就头疼。於是猛男练就了 一身本领,抓各类飞行器。从蚊子到苍蝇──活脱脱一只青蛙。

   齐霁换了鞋进来,刚开灯点烟,就瞅见猛男庞大的躯体灵巧的一扑。

   然後吧……

  猛男嘴闭上没三秒锺,就好似得了摇头风,不停的晃脑袋,频率还特快,得 晃了有将近两分锺。

   「猛男!」胡蔚先发现的猛男不对劲,「傻蛋你吃什麽啦?吐出来!」
   胡蔚快步走过去,猛地拍猛男的头。

   猛男沈吟了两下,张嘴,呕吐。

   胡蔚先是看见呕吐物里有一只扑腾不起来的蜜蜂,再是瞅见猛男伸著舌头流 眼泪。

   齐霁傻了。

   「冰,冷冻室里有冰块儿,赶紧!」

   「诶。」齐霁赶忙往厨房跑。

   这一夜,猛男是含著冰块儿入睡的……

  「真不用找杭航吗?」齐霁还是不放心,靠在床头上叼著烟不安。

   「不用,没事儿了,就是估计明儿後儿的还得肿几天。」

   「……」

   「你说你都是怎麽带狗的?好麽,蜜蜂都敢吃!」

   「我……」

   「明天观察一下看看吧,要是难受的厉害,就带去杭航那里看病。」

   齐霁点头,扭脸看向胡蔚,「胡蔚……」

   「嗯?」

   「你……是不是不喜欢杭航跟梁泽?」

   「啊?」胡蔚一愣。

   「你说……跟他们没得可说……」

   「是啊,我又不懂,说了不是露怯啊?」

   「……这,这样啊。」

   「你想哪儿去了?」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朋友。」

   「神经。」胡蔚躺下,决定睡。

   「这就睡了?」齐霁望向胡蔚。

   「对,明儿北京一日游。」

   「……」

   「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嗯。」齐霁点点头。明儿还一堆工作,搞不好还要带猛男去看病= = 想到 这儿,齐霁头一次发现,其实,以前他们三个,也是他跟梁泽话比较投机,杭航 就是听。是不是,他俩太肆无忌惮了?

   「诶。」齐霁推了推胡蔚。

   「干嘛……」胡蔚都快睡著了。

   「杭航……似乎……这些话题也说不到一起去。」

   「哦,好像是吧。」

   「我跟梁泽话比较多,他也对历史感兴趣,他的小说……」

   齐霁没说完就被胡蔚打断了,「杭航学什麽的?」

   「呃。兽医。」

   「……不错。」

   好麽,怪不得也得当听众。不容易啊,兄弟= = 梁泽和齐霁一扯起来,就基 本世外桃源了,说的艰涩难懂,两人还不亦乐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