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二次人生(婚前篇)】作者:caty1129
【二次人生(婚前篇)】作者:caty1129
字数:11705


             二次人生(婚前篇)

  2073年底,夜深,在远离都市的郊外,一幢占地百多平米小别墅的第叁层中,唯一的卧室,承载两男一女的大床,终于不再发出声响,安静了下来,床上右侧靠着床头的木子聪,同妻子刘叶进行今夜的最后温存,他低下头,同閑着眼享受高潮余韵的妻子,缠颈交吻着,而另一侧眼见这俩夫妇缠绵的男人黄正熊,也没閑着,出力了数个小时,显得疲惫的他,双手一直揉捏着,情人那对柔软,下垂,他已把玩了十数年的奶子。

  木子聪同妻子舌吻了许久,看到妻子缓缓张开双眼时,心知她已恢复时,才依依不捨的把头微抬,停止了与妻交谈,跟着他的上身,倾斜到了另一侧,从床头柜上,拿起放着的一包烟,从中抽出了两根,拿上打火机,而后床上两个男人,先后的抽起这最后一次的事后烟来。

  今夜,是叁人关係的最后一年,也是最后一天,叁人都已五斤多了,刘叶早几年就已绝经,性慾,快感不断减退,这几年一直靠着雌激素维持,情人也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叁个人的这种关係,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熊哥,最后一夜」

  「嗯……这些年一晃而过,衹怪我结识妳们夫妻俩的时间太晚了,想来真是种遗憾……」

  「可不是!我们也是寻觅了数年,期间我还让几个不靠谱的男人,占了老大的便宜后,才最终找到了同是校友的妳,要是能早些,在我刚生完孩子,身材最火辣,妳俩也处于生理巅峰期时就寻到妳,我怎麽也能让妳留个种,让我老公有个一辈子戴绿帽的机会」

  「老婆真是说到我心头裏了,除了这些,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自已的第一个女人,不是妳,而是那个贱女人,要不是如此,之后受她刺激下,纵慾过度,才四十多岁,那物就废了……」

  「我们叁个这辈子,真是有着许多的遗憾,要是能重来一次,我绝不会娶那个贱女人……」

  「熊哥,我太感动了,真要重来一次,我一定把我所有的第一次……」
  「嗯!我就做世上最贱的绿帽……」

  「……」

  「相见地就在我俩定情……」

  「嗯」

  「……」

  「呜……呜……」

  「这是什麽声音!」

  「像是越来越近」

  「砰!轰!哗……!」

  木子聪抬起头最后一眼看见的是,屋顶破碎,一不知明的物体从上坠落,在终结他生命的最后一秒,恐惧的他所能做的,衹是紧紧握住了妻子的手……
  黄正熊也看到了不明物体撞碎屋顶,坠下这一幕,他与木子聪所做的不同,他那衹本已离开刘叶胸上的手,复又抓着她的一边奶子,种种负面情绪下,他像是要抓爆情人的奶子,仿佛这样做后,才能消除他的恐惧。

  两人中的刘叶,最是坦然,眼见这一幕时,左房上的剧烈疼痛,右手上丈夫的紧扣,让躺着的她恐惧感,在那瞬间减至叁人中的最低……

  「轰!」那不明物砸穿了别墅,别墅中空开始崩塌,不明物直入地底深处,内裏叁人想来是不能幸免了。

  木子聪失去意识前一刻,还是那场发生在家裏的灾难,而后一刻当他有意识时,他却发现自已穿了,穿回了他高中年代的班级裏,教学的老婆,班级裏的所有同学,正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注目着这个突然站起,大声喊出「啊」的他来。

  重活一回,在教室外罚站的他,稳定情绪后,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先是极之失落,转而又变得极其兴奋,口中低语着,最重要的是先找着老婆,熊哥,之后让不留……

  「蝴蝶效应」令子聪不敢立马去找妻子,怕发生不必要的变化,他要等叁年,顺其自然,不出意外的话,妻子和他都会进入同一所大学,那时他俩就会遇到,他才有机会重追她一回。

  有了目标,等待的叁年真是漫长,子陪也没閑着,重生的人总有优势,学业上自不用说,一世为人深知金钱作用的他,发挥了为数不多其中的一项特长,凭着不错记忆,他剽窃了上一世看过的,网络上大红大紫的神书,其中的几本,閑时码码字,当起了网络作者,叁年后,入大学时,很是低调的他,实已有了过百万的身家。

  考上了前世的大学,父母领着他入学……一切手续办妥,还是那间宿捨,还是那几个室友,一切都没有变化,那妻子……他心中焦急的等到父母离去后,马上跟室友打了声招呼,去到了这所大学裏,那第一次遇见妻子的地方。

  学校依山而建,后方有条山道,直通这山山顶,记得上世那天夜裏,郁闷的他独自提着几罐啤酒,来到山顶那棵地处偏僻的杏树下,撞上了那失恋悲伤的妻子后,一对失落的男女,就这麽背靠着树坐着,一同喝着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各自心事那一幕时,边急走的他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有人,是她!老远看着树下身影的他,就能判断出树下之人,就是重生这几年来,心裏最思唸的那个她来,他快步近前,直至气喘吁吁站到离人身前叁步的地方时,他激动的张口说道:「老……」这一字刚一说出口中,他瞬间想到这一见面,就喊出「老婆」二字,实在不妥,于是他的嘴急忙来了个剎车,数秒后说出了两字变成了「妳好」二字。

  「妳前面想叫我什麽来着,是老婆吧!」

  「妳怎麽……」

  「老公!」

  「啊!妳记得我,妳也穿了」

  「是呀!」

  「老婆,妳怎麽就猜到我……」

  「依着妳的性格,入学的第一天就该来这了,我这不等着,如果妳没来就算了,来了,除了极小概率的巧合外,衹能说明妳和我一样,刚才看妳看到我时,那种激动,喜悦的神情,以及妳这一路急步上赶的情形,这些表现对我来说,已不言而明了!」

  「老婆,妳真是聪明,胆子也大,换我……」

  「我猜到了,妳和他肯定都不敢提前找我,拍产生变化,顺其自然嘛!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

  「呵呵!」子聪爽朗的笑后,习惯性慾牵妻子手时,他伸过去的手被刘叶那手甩开,妻子这样的举动令他一怔,同时用不解眼神看向了妻子。

  「还记得我们那晚,都说过些什麽吗?」

  「记得!」

  「妳还得等一年,我第一次与男人牵手,也是他的」

  「啊!」

  子聪自然知道那个他是谁,黄正熊,老婆的情夫,也是在这所大学毕业的,比他俩小一界,是夫妻俩的学弟,不出意外,明年他就该入学了,也就是说,真如那夜所说,他必须再等一年,等正熊和刘叶……他才能同妻子亲热。

  「绿帽老公,想想妳就硬了」

  「老公我就好这口,这属正常生理现象」

  「贫嘴!」

  「老婆,他也会像我俩般穿了吗?万一……」

  「我俩都穿了,都在同一张床上,没理由他会与我们不同,就算万一他,妳说凭妳老婆的骚浪,主动去勾搭他,还能不成啊!」

  「可是,就怕妳这一主动,他接招衹是玩玩,再没后续,要知道他那个离婚的妻子,也在这所学校……」

  「如果是这样,我就当还愿,今后我俩就老老实实过日子了」

  「话是这麽说,一辈子呀!妳能忍得住」

  「我怎麽就忍不住了,当年要不是妳这贱胚,老娘能……」

  「老婆,妳说的对,都是老公我的不是,我给妳说SORRY了」

  「妳呀!嘴是越来越贫了!」

  「这衹是对妳!」

  「哼!高中时没找那贱货」

  「哪个贱货?」

  「妳那脚踏N船,让妳受刺激的骚浪货」

  「没呢!高中生涯,她还主动勾引了我几次,可我根本就不鸟她,为老婆人守贞呢!妳呢?」

  「一样,不屌那个变态男,我可是要为姦夫守贞呢!呦!更激动了,要不现下就撸撸……」

  「老婆,我还真想,都憋几年了,妳再给我点……」

  「正好,我想尿尿了,妳在树这边,我到树那边,记着不準偷看,听响,限妳我尿完妳要射精,射后不準穿上……」

  「哗……」

  「老婆,来了……射了……」

  「这麽快,我都没尿完呢!」

  「第一次,又憋了这麽久,是快了些」

  「好了,我看看,果然是天生的,就是这麽小,跟他真没法比」

  「他那是驴屌,我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尺寸」

  「驴屌,这比喻还真形象,还是处女的我真怕,没法容纳他的那根驴屌呢!」
  「别怕,上一世能,这一世没理由不行的」

  「哪能比,那世婚前婚后我可是经历过十数个男人,又和妳生过孩子的,当然可以容纳……便宜妳了,要是他也穿了,他给我破处那天,妳也来,要是他那根实在插不进……他就先用妳的小鸡巴,帮我鬆鬆地吧!」

  「嗯!」

  之后,大学的一年间,至少在外人眼中,我俩已成了情侣,吃饭,逛街,看电影,宿捨联谊……我们这对情侣人前人后都一样,我连她手都没牵过,每当我有需要,或是她也饑渴时,两人总会找家酒店,开个双人间,她在房裏,我在厅上,她狂野的说着羞辱我的话,而我则用自贱的言语回应着,两人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性器,各自自慰着,泄慾着。

  他终于来了,我俩在新生入学那天,早早的就呆在了山顶,那棵定情的树下,等待着他,他如记得,仍想再续前缘,一定也会在第一时间来到这裏,找寻我俩,果然,天色刚入黄昏,他的身影就出现在山道远处,同我那时一般,急步上赶着朝我俩站立之处走来。

  「等人?」

  「等妳!」

  「哦!」

  「穿了?」

  「穿……?妳俩也……」

  「真的?」

  「嗯!熊哥」「老公」

  「妳该叫她什麽?」

  「嫂子」

  「妳俩什麽关係?」

  「我们是夫妻」

  「我还认为……没想到妳俩也穿了」

  「熊哥,嫂子可是等了妳一年了,就等妳来,把她的第一次都给妳,再续前缘呢!」

  「叶子急了,小黄,妳也急了吧!」

  「嗯!衹等妳来操嫂子,操我的妻子了」

  「真贱,这一年,妳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衹是恋爱,我俩手都没牵过,她都为妳留着」

  「小黄说的是真的?」

  「嗯」

  「我验验,小嘴还是那般香甜,奶子可是小了不少」正熊说后夺去了刘叶的初吻,两手隔着衣服揉捏起她的奶子片刻,吻分说道。

  「老公,妳多揉揉,奶子就能变得像那时一般大的」

  「说的好,身子青涩,可骚浪依旧,老公更是喜欢现在的妳,看样子,妳还是处女?」

  「肯定的,那时说好,第一次都是妳的」

  「是啊!我也说过,要是能早些认识妳俩就好了」

  「现在不是吗?」

  「是呀!这几年我一直忍着,就等这刻了」

  「我们也是」

  「小黄,妳去树背后呆着,不準偷看,可以撸管,妳老婆的身子衹能是我第一个看到,我要在妳俩定情的地方,给我她现阶段能给的所有第一次」

  木子聪做为一个重度绿帽夫,早就等着这刻了,他去到那面树后,脱下裤子,赤裸着下体,背靠着树坐下,此时太阳已快下山,天已渐暗,又正值饭点,除了他们叁四周再无哪个閑人逗留在这了「叶子,妳真美!」

  「熊哥,妳真大」

  「叶子,再骚些,我要妳说给他听,我们在干嘛!」

  「老公,熊哥牵妳妻子的手,呜……呜……我们又接吻了」

  「老公,熊哥揉妳妻子的奶子了,哦……噢……我好舒服」

  「老公,熊哥抠妳妻子的骚穴了,他的小指头……噢……不行……我骚逼发大水……」

  「啊……老公,熊哥把我弄至第一次高潮了」

  「老公,熊哥把指头……啊……屁眼……痛……噢……」

  「老公……噢……熊哥……啊……他舔我……全身……都……好舒服……又要……啊……」

  「啪……啪……老公,熊哥用鞋抽我的屁屁,他说破鞋就该抽……」

  「老公,熊哥已抽够了我的屁眼,现在让我像衹狗般,抬起衹腿,由他抬着放尿,我尿了……尿……哗……哗……」

  「老公,熊哥让我拉屎给他看,我最有先见了,昨天就憋了一天,现在……扑……嗯!……我好幸福,老公,熊哥在帮我擦妹妹和屁屁耶吔!」

  「老公,我要为熊哥口交了……好大……塞不下了……呜……咳……熊哥射了……量好多……」

  「老公,我在为熊哥乳交……嗯……噢……熊哥射了……射了满胸满脸」
  「老公,……腿交……」

  「老公,……脚交……」

  「老公,啊……股交……」

  「老公,熊哥让我问妳,妳撸了几回了」

  「四回」

  「妳可以过来了」

  坐着撸了四回,子聪站起时都感到腿有些软了,到了树那面,躺在草丛裏赤裸的妻子一副被玩坏的感觉,全身精液,唇,乳房,骚穴,屁屁红肿着,身体多处还有些青紫淤痕,这一软下来,他脚也软了,妻子人也瘫了,不知射了几回的熊哥,看似也累了「小黄,妳爱妳的妻子吗?」

  「爱」

  「不,我觉妳和她更像种亲情,持久,绵密,两人永不分离」

  「妳这一说……」

  「我觉我和她才更妳爱情,激烈,冲动,一日不可或缺,妳说是吧!」
  「是有道理,夫妻做久了就成了亲人,而情人才能给她那种激情吧!」
  「所以,我们就把这种关係保持下去吧!」

  「同意」

  「绿帽夫、淫妻、姦夫,就是我们在这种关係裏的角色,现在完成妳扮演的角色,去亲吻妳妻子那被我操过的嘴,对她说妳爱她,去并不嫌弃的舔遍她的全身,吸食我的精液,并使她高潮」

  「老婆,我爱妳……」「啊……噢……老公……我……又……」

  「老公,我的身子美吗?」「嗯,太美了」不像数十年后,身材娇小的妻子,肌肤白晰,紧绷,富有弹性,他舔到丰满处时,那种弹力颤动,无不令子聪心动,更不说胸前的两点粉红,骚处的一抹殷红,臀缝中紧绷的菊花,并拢时无条缝隙,在他看来完美的双腿……换言之,这时的妻子,让子聪觉得无处不美。

  「那我是现在美,还是被姦夫操烂后更美呢?」

  「操烂后」子聪脑海裏,晃过妻子20年后,丰满有些赘肉的身体,下垂的奶子,黑色上有许多小疙瘩小棍般的奶头,浓密的腋毛,阴毛,挺立的阴蒂,肥厚的阴唇,宽敞的阴道,并拢可放入一个小碗的双腿缝隙……他觉得已射了四回,胯下的那物变得更硬了。

  「老公,仔仔看看……看到了什麽?」刘叶把自已摆成M状,两手手指分开阴唇,让丈夫看向他的骚处。

  「老婆的骚穴」

  「看裏面」

  「膜……是老婆的处女膜」

  「它好看吗?」

  「好看」

  「我要妳舔它……伸进去……舔到了没有」

  「嗯」

  「它是属于谁的」

  「熊哥的」子聪抹了抹满嘴的淫水说道「这呢?美吗?」刘叶听后微笑着,换了个姿势,跪趴用手扒开两片臀肉后问道。

  「美」

  「不準伸进去,舔!」

  「它是属于谁的?」

  「熊哥的」

  「不错,好一个下贱的绿帽王八,累了,也迟了,再晚点就有人来了,今天到此为止,明天来前,妳要先帮叶子灌肠,看到我来前,妳要先舔湿她的骚穴,屁眼,好让我享用」

  「嗯」

  「走吧!」

  第二天,夫妻俩又早早的来到树下,等待着正熊的到来,很快远处山路上就出现了他的身影,来时子聪已帮妻子反复灌肠,直至喷出清水为止,这时一看到正熊正走来,他马上钻进妻子的裙底,舔吸起妻子的骚穴,屁眼,刘叶也很配合,他一钻入,她就迅速分开了双腿,让他更好的舔吸她的私处。

  「老公」

  「他呢?」

  「在我的胯下」

  「哦」

  几分钟后,子聪从长裙底钻出后,喊了句熊哥后说道:「可以了,熊哥」
  「自已脱了,然后帮我俩脱衣」

  「嗯」

  叁人赤裸后,正熊看到子聪硬立的小肉棒时,问道:「这裏对妳俩,有特殊的意义吧!」

  「这是我和叶子的相遇,相交,订情之地」

  「我今天就在妳俩这定情之地,操妳妻子,帮她两个骚洞开苞,妳同意吗?」
  「我同意」

  「妳觉得自已被羞辱了吗?」

  「是的」

  「那妳的鸡巴为什麽还那麽硬」

  「我是变态」

  「说仔细点」

  「我是个变态的绿帽王八」

  「很好,过来,舔我的大鸡巴,他还不够硬!」

  「嗯」

  很讽刺的感觉,人高马大,粗旷魁梧,却有着与他身体不符的短小鸡巴,真要说的的那物也不算太短,要换到他这具身体,再加上与之比较的,是那姦夫那根非常人的粗长,子聪这物就显得扎眼了,正熊此人比子聪矮了一个头以上,可胯间那物根本就不像是人的性官,难怪刘叶要说他那物是驴屌了,眼下人高马大的子聪,跪在了俊秀显弱的正熊,生殖器前,已张口了他的大嘴。

  「舔!舔我射出子孙的马眼,舔我射出尿液的出口……」

  「小黄,可以了」

  「去抱起妳的妻子,妳知道该怎麽抱吧?」

  「知道」

  「半蹲在我的身前」

  「嗯」

  把刘叶如小孩撒尿般抱起,来到正熊身前,半蹲下调着角度,让妻子的骚穴,正对到正熊的大肉棒时,他静蹲不动着,等待着姦夫操他的妻子。

  「妳手长,摸妳的妻子奶子,骚穴,好让她能更有快感,骚穴更湿润一些」
  子聪听后照做「老公,来吧!」刘叶也没閑着,被身后丈夫举着的她,主动拨开了骚穴两片唇肉,把肉棒休进入的通道完全露出后说道。

  「来了,小黄,看仔细了,看我怎麽帮妳老婆开苞」

  「啊……啊……」大肉棒一突,整个龟头陷入刘叶的骚穴中,异于常人的粗壮,插入时令她不禁大声呼痛着,子聪亲眼看着姦夫鸡巴,顶开两片肉唇这一突后,听着妻子骚穴出血后的痛呼,而后肉棒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深入到妻子体内时,那种被羞辱的兴奋感……

  由浅到深,由慢到快,这种男女的活塞运动,无非就是如此,初一进入,正熊的肉棒衹插入不到半根,就有种已到谷底的感觉,而后随着他的抽插,刘叶这骚女的浪穴,慢慢的起了变化,骚穴一点点变深了,他的肉棒也随之更是深入。
  这场人类最原始的运动,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初次超紧的肉穴,让有着大肉棒的正熊,衹发挥了不到平日一半的持久力时,就已经受不住,精门大开,往刘叶的身体射出浓浓的白色液体,这轮过后,休息了小半个小时,接下来是开肛了。

  「含湿我的鸡巴」口交,男人对男人,这是子聪现下正对正熊所做之事,半软鸡巴,在他用嘴伺候,舔吸下,很快又硬立了起来,而后正熊躺着,子聪又一次抱起了妻子,从上而下,这次是调整着,让妻子的屁眼,对準到姦夫的肉棒上,缓缓落下。

  「啊……痛……停!到顶……」这种姿势就像是用一根棍子,把妻子的身体贯穿,子聪虽然看不见插入的情况,但却可以凭想像,还原当时的情形。

  缓级下落到了个极限的刘叶,眉头紧锁,面容扭曲,紧咬牙根挺着,这初次走后门的痛感,更深于前面的破处,她硬是有生过孩子的那世记忆,所以才能硬忍着到快是极限的时候,才呼喊了起来。

  之后还是活塞运动,初次肛交的刘叶,衹是痛苦,并没感受到多少的快感,她发不出破处时的呻吟声,衹是疼呼着,咬牙熬着,好在这次更快,她的后庭更是紧致,躺着享受的正熊衹坚持不到二十分钟,就在子聪加快速度的挺举下,射精了。

  「这妳留着,休息叁日,不準中交,操穴,好好照顾妳的妻子吧!」

  宿捨前,子聪抱着妻子,一路送回女生宿捨后,两人一道前去男生楼,分开时,正熊拿出那块沾染着妻子,双穴破处血渍的木片,递给子聪时说道,破处、破肛时,他都垫着这木片,好留下这片记唸破处记唸,更是羞辱子聪之物。
  刘叶身体的恢复力,特别是这事的恢得力,一向很好,请了两天假,在子聪的细心照护下,到第叁天午后,她就活蹦乱跳,没事人一般,这天又是傍晚,还是那地,叁人又一次在那碰头了。

  「妳俩準备什麽时候结婚?」

  「毕业后就结」夫妻俩互望,目光交流后,子聪回道。

  「这就好,跟我想的差不多,小黄,那时,妳不是说很多重口味的绿帽想法,都没机会实施吗?」

  「是的」

  「那现在可以实行了,我昨晚已约叶子谈过,有个想法,就看妳……」
  「妳说,能做到的,我一定……」

  「是这样,在这大学叁年裏,妳和叶子还是情侣,但妳俩的亲密接触,衹限牵手,搂抱,亲吻,妳俩婚前不得性交,她白天归妳,夜裏归我,我俩尽量不见面,叁年裏除能说的,妳不能从她口中得知,我俩每晚的夜裏是如何度过的,直至婚后,而且毕业前我还妳个更重口的惊喜,怎麽样?」

  「这……」

  「叁年后,我保证还妳个破鞋,烂货,妳就不期待」

  「我……好吧!」

  「那我们叁在这就击掌立誓了」

  「啪……啪……啪……」

  之后叁个多月,子聪和妻子谈着最纯洁的恋爱,他和妻子夜夜过着最荒淫的日子,白天,黑夜,这巨大的反差,让子聪无时无刻,不觉得亢奋,他夜夜幻想着,妻子这时同正熊的荒淫场景,想到兴奋,经常还会撸上一发,直到那天。
  「下午请个假,陪我去趟医院」

  「啊!怎麽了?妳不舒服」

  「打胎」

  「什麽」

  「妳有了」

  「嗯」

  「他让妳去的」

  「是,他说妳要娶的是一个破鞋,烂货,要是婚前没流个几回,那哪成!妳说是吧!我的绿帽变态老公?」

  「可是这太伤……」

  「我的身体妳是知道的,那时,我还不是也……没事的,我会定其去医院做检查的」

  「好吧!」

  一个男人的妻子被姦夫搞大肚子,姦夫竟然让那丈夫陪同他的妻子,一起去医院打胎,对这丈夫而言,还有比这更让他羞辱的事吗?至少现阶段的子聪觉得没有。

  预约了个妇女医生,知道他俩还是学生后,打胎前以听她一阵数落后,妻子终于进去人流,他这个丈夫则衹能坐等,不到一个小时,妻子就被推出,而后子聪陪着守了一夜,第二天下午,妻子就能返校,之后白天又是伺候了几天,夜裏租了酒店,换由正熊伺候。

  两年多的时间裏,叁人的生活如下,白天是丈夫、妻子的无性生活,夜裏是妻子、姦夫的荒淫岁月,这期间丈夫陪着妻子是做了五次人流,都是预定了同一个医生,听同一番渐长的唠叨,这期间妻子的身材日渐丰满,20出头的她已有了那时,婚后生子时的韵味。

  两年四个月,第五个月的月初,那天两人黄昏散步时,妻子显得很是高兴,心情极好,我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妻子因何开心,不过这几年都是如此,妻子夜裏有了他后,常会如此,子聪已然习以为常了。

  「老公,明天下午请假,陪我去趟医院吧!」

  「又来,这是第六次了」

  「这次不是,他要我生下来」

  「什麽?」

  「他不是说婚前会给妳个惊喜吗?这就是,他要让妳毕业后,娶个怀野种的妻子!」

  「……」

  「妳那时不是说过,遗憾我没能给他生个孩子,我那时也说过,我的第一次都给他,包括产子」

  「我是说过,妳也说过,那好吧!」

  「那就说好了,这可是一辈子的绿帽呀!我要妳看着我肚裏的野种一天天长大……」

  「儿子,爸对不起妳,看来这辈子妳是做不了我儿子了」同意后的子聪,想到了前世的儿子,看来今世两人无缘成父子了,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现在估计是彻底没了。

  「恭喜,恭喜,大学这麽多对,就妳们这对最靠谱了,这都怀上了……」
  「谢谢」「哈哈,毕业就结婚」「太完美了」老婆的肚子一天天的在变大,知道我俩关係的人,总会说上几句好话,恭喜我和妻子,他们越是这样,子聪的屈辱感就越重,一想到妻子腹中怀的野种时,他的成日处于种变态的亢奋中。
  转眼夫妻俩毕业了,临近毕业时,子聪就已买了房子,先是装修上了,婚后马上就能入住,他俩也都和家裏打过了招呼,并还回去了几次,见过了家长,两家人经已见过面,无人反对。

  先是领证,然后很快就到了举行婚礼那天,婚礼都那样,玩不个花来,特别新娘还大着肚子,更不能过分,两方父母和那些父母,所不知道的是:

  第一、新郎还没跟新娘上过床

  第二、新娘怀上的孩子是野种

  第叁、伴郎就是那个姦夫

  第四、婚礼前和当天,新娘、伴娘一有机会,就会交媾,口交、肛交,还把精液灌进新娘的骚穴裏第五、婚礼之后,亲朋散去,新房之中,不是两人,而是叁人,这裏有一场另类的婚礼正在进行房间裏,子聪牵着新娘的手,去到了卧室之中,正熊已然坐在内裏床上,正等着他俩的进入。

  「骚货,妳是谁的妻子呀!」

  「妳的,那他呢?」

  「也是我的丈夫呀!」

  「这就怪了,说来听听!」

  「我嫁的是他这个人」

  「哦!那我呢?」

  「我的性器官,嫁给了妳的肉棒」

  「哈哈!那是重要呢?还是他重要呢?」

  「妳更重要一些,我以后的性福就靠妳了」

  「说的好!把我们的结婚证给他看看」

  「啊!妳们……」

  「我们已经离了,现在我是妳的老婆」

  「离了,不对呀……这证是真的,可我俩注册时,民证局那人没说妳离过婚呀!」

  「我买通了他,留着今晚给妳个惊喜,老婆,把那放给他看」

  「嗯」

  妻子走去操作那开着的电脑,很快便点开了一个视频,播放了起来,屏幕裏妻子也是穿着婚纱,坐在了姦夫的腿上耸动着,嘴裏正是叼着那本结婚证,开中说道。

  「老公,我和熊哥注册领证了,我嫁给了他的鸡巴,这几天正是危险期,我会努力怀上个野种,让妳戴上一辈子的绿帽的」视频上妻子的这身婚纱,正是今天婚礼时所穿这件。

  「老公,妳看出来了吧!妳可是娶一个破鞋,二手货,所以新婚这个破鞋,新婚所穿的衣服,自然也必须是二手的,今天穿的这些衣服,我穿着不知跟熊哥做过了多少次,现在才穿着同妳成亲,妳开心吗?」

  「老婆,衹要妳性福就好,我无所谓!」

  「虽说这个妻子让妳戴了绿帽,可是她这辈子也会跟我们两个男人,发生关係,多一个都不可能」

  「熊哥,这事别说的太绝对了」

  「老公,妳别不信!妳有多久没看过我的身子了?」

  「叁年多了,从妳被熊哥破处那天后……」子聪说话间妻子已开始,除去所着婚纱。

  「老婆,妳……」奶子硕大下垂、奶头乌黑肥大,骚穴变成肥厚黑木耳等自不用说,子聪也能猜这叁年多来,正熊肯定是使命的糟蹋妻子的肉体,可是妻子奶子上一边一个黑字,纹着「正熊」的名字,以及她转过身子,背对他时,一左一右,两片肥臀上黑色的「淫妻」大字,加上后背纹着的男性性器,包括阴囊,肉棒,目视尺寸,模样都像极了姦夫的胯下那物,这些深深刺激他这个丈夫。
  「骚货,张开腿」妻子听后分开了一直紧闭的双腿,眼尖的子聪,马上发现了,她阴蒂上穿了个钻戒,同正熊中指上戴着的戒指,恰似一对,子聪转过头时,正熊已然对他竖起了中指,在他注视那戒指时,正熊开口说道。

  「不用看了,我中指上的戒指,和那阴蒂上的戒指正是一对,她既然嫁给了我的肉棒,我自然要买上一对钻戒,她那衹戴到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我的那衹!
  中指代表什麽,妳应该明白「」操,真是不可想像,老婆竟会让他纹字,穿环……「子聪看后暗想。

  「怎样?相信她衹属于我俩了」

  「妳把她玩成这副模样,想来也没哪个男人肯接收了」

  「她这样,衹有妳这个绿帽王八肯接收下吧!」

  「说的是!」

  「拿着,这才是我送给妳俩的真正新婚礼物」一顶破裂的绿帽,一双骯脏破烂的破鞋,夫妻接过后,子聪把帽子戴到了头上,刘叶则把鞋带挂在脖上,两头垂下的两衹破鞋,正好落至两乳,遮住了她的两个奶子。

  「小黄,想要个更屈辱的新婚之夜吗?」

  「我听哥妳的」

  「好,那我来安排了,妳先出去,关上门,过半个小时再进来」心裏满是期待的子聪,在门外呆了半小时后,重又开门入屋,这时的新房裏已然变了个样,墻头的婚纱照变成了姦夫操着身着婚纱妻子的淫照,电脑上也放起了这两人的性交视频,屋内四壁上,顶上的喜庆字、纸花等,已然消失,取代的是,一个个内有液体的避孕套,悬挂满屋。

  同时衣柜门开着,子聪放内裤那个柜子中,换上了不明的内裤,更过份的是,新床是床垫、被套等,好似也被换了。就在子聪打量之时,床上,坐在女人脸上,正享受着人妻舔肛的姦夫,开口对子聪说道。

  「这些都是我操妳老婆,用过的避孕套,一直冷藏着。这张是我俩的婚纱照,没外人时就挂着吧!电脑上播放是这些年来,我和妳妻子的性交集锦,那些内裤是我穿过的,妳以后所穿的衹能是我穿过的,这些床上用品,是我俩这叁年来,一直用着的,从未清洗过,上面有我的精液,屎尿,,有妳妻子的淫水……总之应有尽有,妳今晚好好享受吧!」

  「好了,上床吧!」

  「先喝杯交杯酒吧!」正熊早已準备好了两个高脚杯,然后站了起来,握着鸡巴,对着杯中放尿,尿水装满两具杯子后,向下方坐着的两夫妻递了过去。
  「给妳们送去我的祝福」两夫妻喝着时,正熊握着鸡巴,对着他们放起尿来,之后又开口说道:「交杯酒喝了,现在是闹洞房了」那挂着的上百个避孕套,被他一个个刺破,白色液体流出,浇淋到夫妻身体、床上、地板……正熊边刺边躲,很快就把百来个避孕套,都刺了个遍,人也到了卧室门口位置上,笑道:「之后就是属于妳俩的新婚之夜了」

  新房内,弥漫着阵阵浓烈的精臭、尿骚味,这对极重口味的变态夫妻,却不管不顾,深情相拥搂,激烈亲吻的同时,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敏感部位。
  「老公,老婆的骚穴漂亮吗?」

  「漂亮」

  「妳喜欢它吗?」

  「喜欢」

  「可它被姦夫操过了无数次,从中还流过他的五个种,现在内裏子宫裏还怀着他的野种,这样妳还喜欢它吗?」

  「我就喜欢这样的烂穴」

  「嗯……先别操,告诉我,这烂穴是属于老公妳的吗?」刘叶扭动着身体,不让丈夫性器的进入又问道。

  「当然是属于我的!」

  「老公,妳再想想,它是属于谁的?」

  「老婆妳……老婆的烂穴是属于熊哥的」

  「答对了,那妳现在想操,不该问过所有人吗?」

  「现在?熊哥不是刚刚才走,还问?」

  「当然,不仅今天,以后妳每次想操我,都得问他,我可是答应过他,他要不同意时,我可是不会让妳操我的!」

  「妳们俩是想着法子来折腾我这个绿帽王八呀!好了,我问还不成吗?」
  「熊哥!」

  「小黄,什麽事呀!」

  「是这样,我想问问妳,我现在能操我的妻子吗?」

  「这话不对呀!妳俩新婚之夜,妳想操自已的妻子,为什麽还要经过我呀!」
  「熊哥,妳明知故问,我老婆的骚穴,从很早前就是属于妳所有的」

  「就衹有骚穴吗?」

  「不,我说错了,她整个人都是妳的」

  「知道就好,妳现在真想操她」

  「嗯」

  「那就要付出点代价,毕意她的穴是属于我的」

  「需要什麽代价?」

  「笨!操穴费呀!」

  「什麽!」

  「一晚一万,先给钱,再操穴」

  「啊!……那怎麽给妳」

  「转账吧!」

  「熊哥,钱到账了吧!」

  「嗯,我可以操了」

  子聪听后,急切把就在老婆骚洞口外,硬立的鸡巴,挺刺入洞,这麽多年了,在老婆被玩烂后,他总算在妻子的身体裏,破了自已的处男之身了「啪……噢……啪……啊……「遍是精液,恶臭的大床上,下贱的夫妻俩第一次赤裸相对,男上女下的做出了最原始的造人运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