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亡国公主菲妮雅的淫乱变态秀】(04)【作者:indainoyakou】
【亡国公主菲妮雅的淫乱变态秀】(04)【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130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前加兰王国第六公主菲妮雅?莉莉?加兰,十九岁,身高一点五六米,体重六十一公斤,H罩杯。经过重重调教与改造,菲妮雅的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堪入目,人气却是节节高升。相对于占领军高官们的喜好无常,菲妮雅在军中获得了极大回响,除了两天一场的色情秀,劳军活动也增加到每几天就举办一次。现在她几乎没有充足的时间让身体好好休息,伤口的恢复必须依赖特别编制的医师团及稀有的高阶治愈师,这对于才打完仗不到一年的占领军来说,无疑是笔令人头疼的支出。这头母猪的饲养费用与利润终于也开始受到动摇了,如同她那早已母猪化的母后及五个姊姊──

  假发差分:让菲妮雅戴上精致的假发,
       或是看她因为强制剃头而丢脸的姿态。


  《变态榨乳秀》 【备注:乳腺、结肠与膀胱改造/62kg/H罩杯】

  或许是正值青春期之故,菲妮雅对肉体改造有着相当出色的适应力,加诸其出类拔萃的演出效果,主事者们决定趁着人气爆棚的高峰期让她进入最终改造阶段。首先是乳腺肥大化及排乳量上升,这让本来就很能泌乳的菲妮雅维持得更久,以改善演出到一半就射尽奶水的窘况。其次是针对粪尿积蓄量所做的结肠、膀胱肥大化,在不压迫到邻近脏器的前提下,两者都增大将近一倍。菲妮雅的单次尿量上限增加到一千两百毫升,粪便的正常储藏量也提升到一千五百公克,若是稍加忍耐,要她排出两公斤重的大便也不成问题。这些变化也导致菲妮雅的饮食费直线上升,她每天摄取及消耗的热量已经远远超过一个特训中的精英士兵。
  头戴鼻枷、全身赤裸的菲妮雅晃着湿润大奶登场,在一旁搂住她的腰、让她依偎在贲张胸肌前的则是拷问官,一个令她又爱又惧的汉子。菲妮雅透过母猪的直觉知道这个人肯定会对自己做出非常过分的事情,但是这男人的肌肉大而结实、手臂壮如棒槌,小而黑的奶头朝她的猪鼻子喷出雄性独有的浓密汗臭,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排斥这么强壮的男性。在她嗅着拷问官的奶头、兴奋到自己乳汁都滴下来时,浑身上下都飘出了褐色的体臭。

  尽管菲妮雅是头容易发情的母猪,拷问官倒也秉持着他的专业精神,哪怕他的阳具不小心挺了起来,也不会因为母猪贴住自己猛示爱就轻易上钩。他将齁哦齁哦叫着的菲妮雅四肢开开的绑在两根栏杆之间,透过旋转式舞台,让来宾们欣赏她浓厚的腋毛、阴毛与肛毛在发情状态下的模样。仅仅是在一分钟内旋转展示一圈,本来干燥的体毛都变得湿答答了,乳头、阴蒂和肉棒也都亢奋地勃起。
  展示完毕,拷问官拿来两个榨乳机的乳杯,它们的长度为四十五公分、直径为八点五公分,专为这头母猪所设计。正式使用前,他先往乳杯及菲妮雅的乳房倒出少许润滑液,接着将透明柔液连同频频流出的乳汁均匀涂抹于两团乳肉,然后再把同样湿滑的乳杯口压套在左侧的咖啡色乳晕上。因乳房爱抚而兴奋不已的菲妮雅还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等到拷问官狠狠掐紧她的大奶、硬是将油光闪烁的乳肉塞进乳杯内,胸部一阵剧痛的菲妮雅终于爆出惨叫。

  「好痛!好痛!不要啊!噫!噫啊啊啊!」

  严重堵塞在乳杯口的变形乳肉频频发出啾!啾!的压挤声,尽管激痛难耐,那块几乎塞住杯身的咖啡色乳晕仍然持续被乳肉推挤进去。过了会儿,本来浑圆翘挺的大奶完全变了形,将近四分之三的乳肉硬是被塞入圆柱状乳杯内,压挤成既肥长又扭曲的乳棍。接着另一个乳杯也在菲妮雅的哭叫声中装备完成,却害她漏了一地的尿,不过这么一来她就有两「条」乳房了。

  「呜呃……!呃……!求求你把它松开……求求你了!胸部好痛……真的好痛啊!」

  拷问官无视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菲妮雅,启动榨乳机,挤成一团的咖啡色乳晕旋即扑地一声隆起,肥大乳头随着喀哒喀哒的声响喷出了源源不绝的奶水。由于吸力强劲,卡在乳杯内的乳肉相当难受,菲妮雅痛得掉下了泪水、抽泣不止。集乳罐的乳位很快就来到一公升,在这之后效率开始下滑,然而拷问官并不在意她的奶水量,机器开着就跑去准备另一组真空吸引器。

  全力运转的榨乳机使劲地对两团乳肉吸了又吸、榨了又榨,菲妮雅拼命忍耐双乳传出的剧痛,备受刺激的乳腺重新分泌乳汁,集乳罐的奶水忽快忽慢地涨高当中。她的身体因疼痛而脱力,除了持续受到乳杯吸吮的乳头外,本来勃起的肉棒和阴蒂都垂软下来了。拷问官用沾满润滑液的手咕滋滋地爱抚着她的肉棒,另一手揪住软趴趴的阴蒂轻蹭,花了点时间才让快感压过痛觉,使菲妮雅在痛苦中再次勃起。事不宜迟,拷问官立即把调效后的吸引器套在肉棒和阴蒂上,杯口吸紧于阴茎根部及阴蒂包皮处,旋即展开断续式吸吮。

  「哦……!哦嗯……!嗯……!嗯呵……!嗯呵呃呃……!」

  肉棒在尺寸刚好的吸引器中滋!滋!地被吸紧、放开、吸紧、放开,肥大的阴蒂则因为沾了许多从阴茎流下来的淫汁,使小小的吸引器发出了咕啾!咕啾!的湿润吸吮声。比起涨红的乳肉,这边的吸吮要舒服太多了,菲妮雅不再哭得哇哇叫,而是发出既痛又爽的压抑喘息。拷问官接着往她那湿得乱七八糟的松弛蜜肉、微微脱垂的深灰大屁眼各自装上吸引器,确保两边杯口都吸得够紧后,首先打开其中一组开关。

  「呜……欸……?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噗滋!噗哩哩!噗!噗噗滋噜噗噗噗!

  菲妮雅那含着肠花的屁眼给吸引器奋力一吸,本已脱垂的直肠迅速喷出,在透明管子内形成一大团压挤变形的肠肉;严重扭曲的肠肉再向着管内喷发大量深褐色粪便,大便泄到一半,肠肉又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被吸得更长。几乎整条直肠都沾上粪便、扭曲成一条圆柱状的恶心肉团,这团大便肠肉就在吸引器中不断地被吸长、放松。肠子猛然流出体外的恐怖感吓哭了菲妮雅,泡在大便中的肠肉被机械式的吸吮更是可怕,可是她完全无法阻止那台吸引器继续吸弄她的肠子。拷问官怜惜地摸了摸那张泪流满面的红脸蛋,然后以插满猪鼻子的两根指头止住了母猪的哭声。菲妮雅鼻孔被男人粗大的手指抽插着,嘴巴忍不住呜咿、呜欸地呻吟起来,似乎暂时忘掉了乳房与肛门的痛楚。褐色臭雾转浓之际,集乳罐累积了一点五公升的奶水量,而陶醉于粗暴鼻奸中的菲妮雅,开始感觉到被吸引中的蜜肉似乎有那么点舒服。

  「嗯齁……!齁……!齁呜……!齁哦……!」

  桃红色蜜穴在管子内随着吸引器的节奏不停鼓起,每道吸引都让这团蜜肉更加外翻了些,但她的阴道终究无法像直肠一样整条吸出体外。这种吸法反而让悄悄射了一次精、阴蒂也快要被吸至高潮的她相当享受,若是没有绞紧了乳房和直肠的东西就更棒了──给拷问官插着鼻孔的菲妮雅如是想着。然而,在她以为私处的吸引器「也就这么一回事」而放下心来享受时,兴奋垂降的子宫终于被吸引器给盯上了。

  「等、等等……!呜齁……!不、不行……不行跑出去……齁……!齁哦哦……!子宫……!母猪的子宫……喷出去了哦哦哦哦──!」

  最近越来越常在激烈的表演中脱垂、韧带根本就还没完全复原的子宫,就这么被直通穴内的吸力猛然往外吸出,在隆起、变形的蜜肉前整团喷了出来。宛如更加肥大的阴蒂、表面柔滑又带有光泽的粉红子宫一登场,旋即被噗啾啾地猛吸、猛吸、再猛吸,既痛又爽的菲妮雅就在这阵刺激中翻起白眼、口吐白沫高潮了。即便弄到如此狼狈,拷问官依旧悠哉地指奸她的猪鼻子,等到菲妮雅那被紧紧锁在乳杯中的乳肉都变成了可怕的暗紫色,才终于替她拆下所有的吸乳器和吸引器。

  啪答、啪答──压挤成圆柱状的紫乳松开时,已经从原本坚挺的饱满大奶变成了两条长长的下垂乳肉,静脉血管暴筋于软趴趴的紫色乳袋上,两条严重缺氧的变形奶子就在拷问师架着菲妮雅绕场展示时不断拍响她的身体。她的肉棒与阴蒂在拔除吸引器后迅速软化,沾满精液而黏糊糊的阴茎趴垂在阴蒂上,长长的阴蒂头又虚弱地垂在蜜穴前,至于被吸到严重外翻的蜜肉呢,则是扮起她那伸长了舌头的下流高潮脸,用软烂的淫穴含着一条完全脱垂的子宫。

  「嘿……?欸嘿……?嘿嘿、嘿……啊嘿!」

  全身上下垂的垂、晃的晃,奄奄一息的菲妮雅拖着长长一条沾满粪便的恶臭肠尾巴,伴随着无意识的傻笑,让一道道紫光尽情欣赏她的下贱肉体──母猪菲妮雅本日产乳量为一点八公升。


  《粪尿浴秀》 【备注:强制妊娠/63kg/H罩杯】


  菲妮雅始终没有怀孕。从破处之夜至今,她已被占领军全体内射不下数千次,然而比起早早就受孕的王后与其她五名公主,唯独菲妮雅的子宫不曾孕育出什么。主事者们针对这个小缺点做了几场象征性的表决,最终决定让患有不孕症的菲妮雅强制受孕。调教师带着脸红心跳的菲妮雅来到养殖室,在她以为能够和强壮的男人交配怀孕时,眼前却出现许多和婴儿一样大的肥满白虫。万般惊恐的菲妮雅被绑了起来,调教师将一条条蛆似的乳白色幼虫放入她的湿臭蜜穴,虫群藉由她反射性分泌的淫水不断往内钻动,相继钻进子宫中,用它们黏热的体液筑起小小的巢,大量虫液逐渐把小小的子宫颈封了起来。过了几天,她开始感觉到淫虫在子宫内爬窜的恶心感觉。这群不断蠕动、爬蹭、喷汁的虫子,却讽刺地使她的身体产生怀孕的错觉,子宫正以远超人胎的速度逐日增大。

  舞台升起前,菲妮雅从拷问官那儿得到了阴道造型的耳饰,她那学不乖的身体马上就因为眼前的健壮体魄发情了,也不管此人先前把她搞得多凄惨,便用那对有点变形、下垂的大奶蹭着对方,渴望唤醒黑色皮裤下的野性。虽然最终只挣来一对把猪鼻子高高勾起、简单抽插几下的手指,她也甘之如饴地迸出诱人的淫鸣。拷问官把沾了鼻屎的双指送入亮橙色双唇间,菲妮雅旋即呸噗呸噗地将之舔得一干二净。

  菲妮雅站在一座直径两公尺、高七十公分、半透明的半圆形浴盆中,双眼紧盯拷问官的大块肌肉,发汗的肉体弥漫出褐色雾气,乳头、阴蒂和肉棒皆已完全勃起。最初她以为这是便于交配用的东西,但是拷问官并未在她小鹿乱撞之际踏入其中,反倒是从头顶降下的冷臭尿汁迅速将她整个身体喷洒出浓浓的尿骚味。尿水越降越多,很快地菲妮雅脚边就形成了一座冒着白泡、混浊不清的橙黄尿池。尿位攀着她的脚踝逐渐升高,这冰凉的触感与浓烈的骚味顺利打动了发情母猪,使她在持续不断的尿浴中轻微吊着双眼,舒服地摸起身体。

  「呼……!呼齁……!齁……齁哦哦!」

  一手搓揉着长而挺的咖啡色乳头,一手握住满是包皮垢的肉棒轻轻套弄,菲妮雅就这么淋着遍及全身的臭尿展开自慰,并在尿位上涨到膝盖时颤抖着喷精。浓白精液咕咚一声沉入白泡泡下的臭尿池里,从下垂奶子喷出的乳汁也被无数白沫所吞噬,她感觉到自己的一切似乎都会被这池臭尿吸收,心头涌现的是一片雀跃。

  在拷问官命令下,菲妮雅兴奋不已地坐进尿池中,池子表面的大量泡沫仿佛在洗泡泡澡般,她整个下半身都泡在臭度超过自身体臭的冷尿里。尿水窜入松垮垮的蜜穴与肛门,将这些不晓得放了多少天的酸臭尿汁带往她体内深处。子宫由于被虫液堵住而逃过一劫,直肠就没那么幸运了,尿汁在里头越积越多,多到她受不了时,就连肠带尿整个喷发到庞大的尿池中。一口气喷出半条直肠的菲妮雅猛烈地颤了下,浸泡于尿水中的乳头纷纷射出大量乳汁。

  「嘶……!嘶嘶……!臭……好臭啊啊……!再、再这样闻的话……!嘶……哦齁!嘶嘶、嘶嘶……哦齁哦哦哦!」

  无需拷问官动手,菲妮雅自动在脱肠状态下握起尿池中的肉棒,边闻掌心上的酸臭味边进行手淫。当大浴盆的尿位涨到斜靠着的菲妮雅脖子前,上方终于不再降下尿汁,但整个舞台早在这过程中沉入深褐色臭雾中,除了菲妮雅的淫叫声外什么都看不到。待光影效果调弱,菲妮雅一脸恍惚地泡在臭尿中自慰的淫貌才显露出来。正当她的身体准备好将第二波高潮献给无数男人的臭尿,拷问官忽然把她整个脑袋压沉入浓臭尿汁中,菲妮雅就在咕噜噜地冒着泡的尿池里、给大量臭尿灌入喉咙的瞬间射精了。

  「咳!咳呵!咳……咕!咕……咕呕!咕恶呕呕呕……!」

  注入胃袋的酸尿立即引发强烈不适,菲妮雅从橙黄尿池探出头后当场作呕,把肚子里的东西连同酸冷尿汁全部吐了出来。这时拷问官将她推倒,在她又惊又怕地急忙以手脚寻找支撑点时,一根肥壮的老二在臭尿池中挺了起来。菲妮雅好不容易手脚贴地,像只差点溺毙的小狗般咳嗽着,拷问官已为他的粗壮阳具套上一层又一层的颗粒加强套,并将这根粗度直逼七公分的巨棒整个塞进菲妮雅湿淋淋的臭肉穴中,伴随着水花声狠狠地操了起来。

  「咕噗!噗!噗呵!呵呃!呵呃嗯……!齁……齁哦哦……!好厉害……!穴穴都被搅弄了……!肉棒好厉害啊啊啊……!」

  这根肉棒即使置身于尿水中依然冲劲十足,遍及棒身的粗大颗粒高速刮弄着肉壁,参杂了爱液的尿水一波又一波地被刮出体外,紧接着又有高纯度的尿汁随肉棒灌了进来。拷问官前一刻才把菲妮雅操到浪叫不止,马上又抱起她的大腿、让她整个人头下脚上,干起流出大量臭尿、悬在半空中的臭穴,待她憋不住气了,才一把抓住她的头,将之整个拉起。从鼻孔和嘴巴灌入的臭尿害菲妮雅吐得头昏脑胀,蜜穴却又被巨棒插得爽到不行,而那团没用的大脑一想起拷问官强壮的身材,又像个发春少女般美化了受虐的过程。两人在臭尿池中激战了整整半小时,一度喝到肚子鼓起、马上又吐得稀哩哗啦的菲妮雅,就在反复喝尿、吐尿的过程中迎来高潮,最后整个人瘫软在污浊的池底,水面上仅仅浮现出一颤一颤的屁股。

  拷问官一手捞起被他操翻掉的菲妮雅,将这头湿淋淋的母猪扔到外头去,接着推翻了浴盆,整池子臭尿哗地一声冲刷舞台每个角落。在菲妮雅既虚弱又舒服地喘息时,大浴盆已经空空如也。拷问官上前将她拖回盆子内,从身后抱住她坐了下来,这头母猪马上就因为男人的拥抱而亢奋,软趴趴的乳头在粗糙手掌的蹭弄下迅速翘挺。这时候,舞台上方接连降下了烂泥巴般的黑褐色大便,而两人就在大便落下中心处。

  「哦齁……!哦……哦哦……!呜齁哦哦哦……!」

  经过几场粪尿秀,菲妮雅也算是能接受浑身涂粪后给男人干的玩法了,不过那些都是现拉的新鲜大便,即使曝露在空气中一、两个小时,气味的转变也没那么可怕。现在大量喷降的深色臭便却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些都是堆放超过一个星期、呈现半腐烂状态的粪便,不管当初拉出来的大便多么干硬,都和大部分软便一起化为黏稠软烂的粪泥,积蓄池的底端甚至堆起了厚厚一层粪浆。当菲妮雅的猪鼻子捕捉到腐粪的激臭时,泛着泪光的双眼再次吊起,身体却被拷问官固定住无法逃跑,只能眼睁睁看着腐烂大便将自己的身体染成浓臭的黑褐色,而她的乳头与肉棒都还在男人掌心内舒服地流汁。

  「哈啊……!哈啊……!哈噗!噗呕!呕呵……!呵嘿……!欸嘿嘿嘿……!菲妮雅的大便乳头……!还有大便肉棒……!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嗯齁哦哦哦哦──!」

  沾满黏粪的肥大乳头在瀑布般的大便中射出了两道漂亮的白河,遍布黑褐色油光的肉棒则插入逐渐上涨的腐粪堆中喷精,菲妮雅仿佛整个脑袋都被腐臭味给臭昏掉,激昂地在拷问官怀里享受高潮。拷问官不打算让她休息,既然这次是肉棒高潮,他就转而挑逗阴蒂和即将淹没于粪堆中的肉穴。不一会儿,菲妮雅再度兴奋,但是在拷问官的爱抚与腐粪的激臭夹攻下,她很快又被迫高潮。如此重复到黏糊糊的腐烂大便淹至菲妮雅胸口时,她已经在粪浴中高潮不下十次,每次都是那么地舒服。

  「呃噗……!嗯……嗯噗!呜噗……!呼……呼……!母猪……母猪菲妮雅,成功在臭臭的大便堆上打滚一百圈了……!耶嘿……!啊、啊咧……?等等……这个是要……呜噗!嗯!嗯嗯!呜嗯嗯嗯!嗯呜嗯嗯嗯嗯──!」

  拷问官抓着菲妮雅的腰,把她整个身体在软烂的粪池上反复打转,待她的身体陷入粪堆中才将之拉出,然后再继续裹着臭粪转呀转。连续转了一百圈后,菲妮雅还以为终于可以从拷问官那儿获得奖励,不料拷问官却在粪池中央挖出一个大洞,将她的上半身埋进去,然后依序往肉穴和坑洞填满腐粪。菲妮雅的身体被直直地竖了起来,拼死踢动的腿上分别升起了沾满大便的加兰国旗与白旗,两面旗子下方则是噗噗地流出腐烂大便的公主肉穴。


  《阴茎破坏秀》 【备注:占领军用肉便器/65kg/H罩杯】


  菲妮雅在占领军高官面前摇尾乞怜的日子结束了,主事者们安排她加入军用肉便器行列,每天服侍一个营,让士兵们尽情发泄多余的精力。在这头母猪动着猪鼻子、哈呼哈呼地期待着的同时,我们可以看见她的肥屁股旁边摆放许多辅助道具,有从大号尺寸到异形尺寸的阴茎加强套,也有适合大屁眼的超大按摩棒,甚至还放了目前看来还难以插入菲妮雅体内的巨大按摩棒。无需说明,士兵们自然就明白了──他们的职责就是把菲妮雅的蜜肉与肛门都搞成面目全非的大烂穴,直到她可以塞下十几公分粗的大家伙。

  今晚,菲妮雅的对手是许久不见的肌肉男,就算在这之前与她交手的对象都拥有强壮的肌肉,她仍对这位替她开苞的男人情有独钟。仅仅是一同站在舞台上,她就情不自禁地扬腋开腿、向着全身冒出热气的肌肉男齁齁叫着求爱。肌肉男并未回应她的呼唤,但是他替她别上男厕标志的耳环,这个举动又让菲妮雅半融化的脑袋傻呼呼地做出美妙的联想,湿得一塌糊涂。

  子宫植入幼虫至今已将近两周,菲妮雅的肚皮像个怀胎四月的孕妇般隆起,乳汁分泌量大增,到了三不五时就滴了一身奶的程度。肌肉男一上场就先替她膨胀的大奶各自搾了遍乳,奶水丰沛、粗糙大手、力道粗暴,再加上身为这头母猪的爱情对象,种种因素使菲妮雅的乳汁射得是又多又猛。湿答答的乳房处理完,肌肉男蹲到菲妮雅双腿之间,做出一件令她又惊又喜的举动──他含住了菲妮雅的小肉棒,相当美味地吸吮起来。

  「嗯……!嗯齁……!齁哦哦……!」

  菲妮雅努力表现出「被喜欢的男性温柔取悦着」如此简单的情感,然而实际上却是双眼轻弹、扭曲而享受的变态表情。鼻孔大开的猪鼻子流出透明鼻水,亮橙色嘴唇断断续续地迸出淫吼,露出浓密腋毛的腋窝飘出褐色臭雾,咖啡色的肥大乳头又开始滴奶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她的肉棒可是头一次受到温柔又细致的对待,不像以往总是被强制手淫至射精。话虽如此,口交开始的一分钟后她就忍不住了,那根被肌肉男舔到连同睾丸一并散发出浓臭口水味的湿润肉棒,就在一阵强劲的吸吮中舒爽无比地射精。

  「呼……!呼……!好……好舒服……!」

  菲妮雅的精液全被肌肉男吸入口中,然后呸地一声吐到地上。接着他放轻了动作,配合手指的触摸来让菲妮雅二度勃起。射过精的肉棒再次勃起时看似更大了,从龟头、棒身到睾丸都充满可口的油光,在桃红色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被逗弄到彻底发情的菲妮雅整个身体贴了上去,即使两人力气有着压倒性落差,肌肉男仍旧费了些工夫才推开这头浑身湿热的母猪。肌肉男将母乳迸流、淫穴泛滥、肛门拖着迷你肠尾巴的菲妮雅安置在舞台一侧,低声给予指令,便来到她的反对侧,盘起结实的手臂。菲妮雅脸红心跳地瞧了瞧肌肉男,有些羞怯地半蹲成螃蟹腿,双手也像蟹爪般举起于脸颊两侧,在滴答作响的乳汁声中竖起一对胜利手势。

  「欸嘿嘿……!和平──!和平──!」

  话声未落,菲妮雅眼中的肌肉男迅速冲到她面前,在她因此亢奋到极点时,抬起了强壮的右腿、一脚踹爆菲妮雅的左睾丸。充斥大脑的粉红爱心瞬间变成一颗颗破裂的鸡蛋,剧痛感从阴囊直冲脑袋,一并启动了察觉到生存危机的本能反应。她的母乳加速喷出,备受震撼的肉棒立即射精,肛门则是因为剧痛的冲击而瞬间喷出带粪直肠。在热尿哗啦啦地洒落、粪便从松脱的肠口啪答啪答地落下时,双腿猛颤的菲妮雅终于痛得滚落在地,双手紧紧摀住私处厉声哭喊。

  「好痛啊啊啊!破……破掉了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啊!呜哇啊啊啊啊!」

  即使猛踢双腿、摀紧阴囊、放声哭叫,在菲妮雅脑内横冲直撞的剧痛却怎么也消不下去,她甚至无法思考了,因为脑海浮现的全部是和鸡蛋破裂相似的情景。生心理都以粗暴的方式告诉她一件残忍的事实──睾丸真的被男人踢爆了!
  为了让痛到脸色惨白的菲妮雅保持清醒,肌肉男对她施打强力镇痛剂,接着抱起这头暂时还在哭叫的母猪好好安慰一番。不一会儿,给肌肉男抱着干的菲妮雅就冷静下来了,还因为与肌肉男做爱而春心荡漾。菲妮雅的调适速度快得超乎肌肉男预期,他本以为要再哄哄对方才能继续,但或许是这头母猪被调教得太完美,替他省下了不少工夫。于是他草草在那飘出骚臭味的桃色烂穴中射了精,然后把阴囊正滴着血的菲妮雅放回地上,准备展开二次踢击。菲妮雅见状,尽管一阵恶寒袭上背脊,仍按照刚刚才在她体内射精的男人的指示,摆好开腿姿势、扬腋露毛,涨红着脸比出胜利手势大喊:

  「母猪菲妮雅……剩下的一颗睾丸要被狠狠地破坏了哦哦哦!请大家务必……!务必欣赏母猪睾丸被踢爆的瞬间……!耶、耶咿……!和平──!和平哦哦哦──!」

  啪滋──!

  就在菲妮雅既紧张又期待地晃着大奶、抖动肉棒时,肌肉男的脚已来到弥漫着褐色臭雾的双腿之间,精准地踹爆了剩余的睾丸。一阵强烈、却没有非常疼痛的信号冲往脑门,顿时令她脑内塞满了众多湿淋淋的破裂景象。

  「呜齁哦哦哦……!母猪的……!母猪的臭睾丸全部都被踢爆了……!超爽的破蛋高潮来了哦哦哦哦哦──!」

  尽管疼痛被药剂压下来了,菲妮雅仍然浑身颤抖着吊起双眼,嗯嗯呜呜地流出鼻涕与口水,乳汁阵阵喷射,猛然颤动的肉棒也高高地射出了最后一发精液。射完精的肉棒迅速垂软,前一刻还鼓胀喷乳的咖啡色乳头跟着软趴趴地贴在乳晕上,即使没有疼到快晕过去,身体却还是倒了下来。肌肉男来到痉挛不止的菲妮雅面前,两只手掌捧起迅速肿大的阴囊,接着狠狠地拍打、压揉、抓抠着,像是在玩黏土般,把阴囊内的东西全部破坏、压碎。在他玩弄坏死的卵蛋期间,菲妮雅不时出现强烈的抽动,松垮垮的淫湿烂穴跟着喷出黏臭爱液。

  等到痉挛停止,肌肉男硬是把早已累垮的菲妮雅搀扶起来。他的爱抚还能让这头母猪的身体暂时兴奋,但是一停止抚摸,翘挺着的乳头很快就垂瘫在湿答答的乳晕上,沾满乳黄色臭垢的龟头也会迅速缩回包皮内。这也难怪,就算打了药,毕竟是足以让一个大男人昏死的严重内伤,菲妮雅的身体支撑不住也在预料之内。于是肌肉男放弃了踢击,就近用手来对付已失去两颗睾丸的母猪肉棒。菲妮雅尽管腿在颤抖,仍然为了心仪对象做出羞耻的开腿、再度比起胜利手势。
  「母……母猪菲妮雅……!要跟臭臭的肉棒说拜拜了……!欸嘿……!欸嘿嘿……!请用力扭爆……!扭爆人家的肉棒吧……!噗咿咿……!噗嘻咿咿咿咿──!」

  喀咕!噗滋!咕滋滋──!

  反握住勃起肉棒的双掌同步施力,轻而易举就把菲妮雅的阴茎折成两半,两个掌心内的断茎继续受到青筋暴起的拳头狠狠挤压,不到半分钟就变成一团稀巴烂。仰首撑鼻的菲妮雅在洪亮的猪叫声中猛地翻起白眼,伸长了舌头的嘴巴咕滋咕滋地冒出大量白泡,软趴趴地下垂的乳头犹如失禁般流下浓稠的乳汁。意识朦胧之际,她感觉到肌肉男扯破了她的阴囊、折断了阴茎根部,将破碎的睾丸和烂掉的肉棒塞进她嘴里,最后赏了她浑圆的肚皮凶猛一击──被揍飞到墙壁上的菲妮雅,就在群虫引发的激烈胎动中昏死过去。

  在这之后,菲妮雅的阴茎与阴囊残余部分被割除干净,整套男性器只保留了前列腺。原先长出肉棒的地方被刺上一颗破裂的红色爱心,每当菲妮雅触向这儿,仿佛都能感受到不复存在的肉棒正在抖动滴汁。


  《出产秀》 【备注:孕肚刺字/67kg/I罩杯】


  强制妊娠至今整整三十天,菲妮雅子宫内的虫群几乎要把她的肚皮撑裂了。一些较早成熟的淫虫开始学会用它们的肉茎磨擦子宫并射精,若是虫精越积越多,恐怕会导致大量的胎内溺毙。到了这个阶段,即使投入专用的安胎药也无济于事,势必得在这几天内出产。她的体内寄宿了总共将近四公斤的成群淫虫,乳房在倒数两周时逐渐胀大,咖啡色的乳晕变成一片浓黑,圆柱状乳头随时都在漏奶。主事者们为即将临盆的菲妮雅赐了字,为免刺激到胎内,舍弃烙印而改用刺青的方式,在她浑圆饱满的大肚皮上刺了个带有红圈的「孕」字。当晚,大腹便便的菲妮雅就跟着调教师来到舞台上,在一道道紫光注视下脸红心跳地等待宫缩。
  「呜……!呜嗯……!呼……呼……!嘿嗯……!嗯……嗯哼嗯嗯!」
  首波带有强烈疼痛感的宫缩展开,栓在颈口的虫液开始融解,受到宫缩刺激的淫虫四处窜动,其中一只的肉茎正好插入湿答答的颈口;随着宫颈缩短,淫虫的肉茎首度从子宫钻入阴道内,并在反复抽插宫颈后喷出黄稠的精液。待宫缩疼痛感过去,松懈下来的菲妮雅在调教师怀中淌着热汗喘着息,她那被士兵们日以继夜操烂掉的臭肉穴也滴下了污黄的精水。调教师摸了摸半软不硬的黑奶头,引出一些奶水,再用沾染母乳的手指插入她的湿穴,嗅到奶味的淫虫纷纷激动起来。子宫内一阵混乱,菲妮雅头晕目眩地颤抖着,大大的孕字肚内不断传出咕滋滋、咕滋滋的声响。

  「呼……呼呜!嗯、嗯咕呃呃……!肚……肚子!好痛……!咕……咕嗯!呃咕嗯……!」

  在这持续了一个半钟头、越演越烈的宫缩中,菲妮雅时而给调教师抱站起来,时而躺在地上猛喘息,流掉的汗水已超出激烈性交后的发汗量。她的子宫颈在宫缩与虫液刺激下,在一个钟头时扩张到四公分,一个半钟头时顺利扩张到八公分宽。就在此时,第一条淫虫蠕动着它肥软的身躯钻过菲妮雅的子宫颈,顺着阴道边舔舐边爬了出来。乳白色的光滑虫首自湿臭烂穴间爬出时,满头热汗的菲妮雅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宝……宝宝……出生了哦哦哦!母猪菲妮雅的……!恶心的虫宝宝……!欸嘿嘿……!」

  体长约十二公分、宽约八公分的淫虫脱离了湿润的臭穴,便努力动起六对弯曲的小脚,从菲妮雅的大腿往身上爬。黄绿色的圆形口器随着步伐缓慢伸缩,滴着口水的嘴巴对准了母乳味的源头,宛如公狗阴茎般的柱状性器有着漂亮的粉红光泽,但似乎是太容易射精,光是爬行就不断在菲妮雅的肌肤上留下黄稠精液。
  第二只淫虫窜出,调教师直接将它抓到菲妮雅的胸部上。只见六对小脚倾尽全力夹紧了硕大的黑乳头与乳晕上的颗粒,喇叭似的黑色口器吸附在比嘴巴还大的乳头正中央,口器中又伸出触手般的细长吸嘴,钻进乳头内大肆吸吮着乳汁。菲妮雅看到刚生下来的淫虫正贪婪地吸着奶,且边吸边将乳汁转换成黏稠的乳浆喷出,心头是又惊又怯。在她犹豫是否该碰碰自己的虫宝宝时,又一只活泼地动着小脚的淫虫给抓上来,在她呆呆地发出「欸?」的声音时,咕滋滋地黏到脸上。

  「不……不要!好恶心!快拿开!好恶心啊!嗯……嗯咕?呜……啾咕!啾咕!啾!啾噜!」

  十二只脚在脸上不规则抓弄的恶心感,不一会儿就随着淫虫的肉茎插入唇间后瓦解。哪怕是如此恶心的虫子,一旦对这头母猪亮出性器官,马上就能提升自己在母猪心中的地位。菲妮雅吸着那根带有淡淡咸腥味的小肉茎,本来惊恐不安的脑袋渐渐倾向把淫虫当成「兽」来看待,就像她服侍过的公狗与种猪,只是外型和人类不太一样,但都拥有相当美味的肉棒。

  在她因为这根不太一样的肉茎而稍微吸舔入迷时,一条条淫虫从子宫爬出,孕字肚陷了下去,这些淫虫全都黏答答地爬到她身上。可是她的母乳已被几条先驰得点的虫子霸占,比起吃同伴排出的乳浆,它们宁可舔食菲妮雅的体液。于是,有的吸取肚脐内的汗水与污垢,有的钻到气味浓烈的腋窝舔舐臭汗,有的沿着汗珠四处窜爬,有的干脆回到它们出生的臭穴附近,舔舔沾了包皮垢的阴蒂、把口器伸入尿道内吸食,或是干脆把兴奋隆起的淫肉舔过一遍。

  「嗯!嗯嗯!咕呵……!呵呃……呵呃……好、好舒服……全身都被吸……都被舔……呜、呜齁!」

  两根湿滑腥臭的肉茎忽然插入鼻孔内,菲妮雅被自己生出来的淫虫咕滋咕滋地奸起了猪鼻子。淫虫的性器比起男人粗壮的手指要更圆滑,加上表层附着的体液,抽插起来相当顺畅。黄稠精液透过鼻孔流入喉咙,一部分直接被她吞进肚子里,一部分则化为浓痰咳出,黏着在淫吼连连的双唇间。接二连三吃饱的淫虫们相继以性器代口器,或插入或磨蹭,往菲妮雅全身上下喷出了既黄又黏稠的精液。就在她眯起了眼、轻飘飘地享受虫群侵犯时,调教师那戴上数层加强套的肉棒勇猛地挺起,趁着菲妮雅舒服地齁齁叫,挖出了她体内的淫虫、用直径足足十公分的巨炮塞往她的淫臭烂穴。

  「齁哦……!齁哦哦……!好猛……好猛啊啊啊!嗯……!嗯咕……!穴穴要坏掉了……!母猪的穴穴要被插坏了……!努齁……!努齁哦哦哦哦……!」
  躺在虫群中被巨根猛操着的菲妮雅爽到胡言乱语了起来,极度亢奋的肉体喷出了浓褐色臭雾,舞台上却意外地只留下少许汗渍。除了正奸淫菲妮雅鼻孔、肚脐和尿道的淫虫,其它都在射精与吸食体液之间打转,甚至有的还会边进食边射精。两人开干没多久,菲妮雅的身体几乎都是淫虫排出的精液和浆液了。这些由人虫两种体液转换成的浆液在媚药调配上有着相当大的作用,不过它们目前唯一的用途就是极度浪费地涂抹在菲妮雅的肉体上。

  勉强算是紧致的臭穴被这根巨炮接连干上二十分钟,光是阴道和透过阴道压迫前列腺所引发的高潮,就使菲妮雅爽到吊了三次眼、发出三道绵长的呻吟,鼓起外翻的烂穴似乎又松弛了些。调教师的肉棒即将爆发,他拔除了最外层的加强套,接着把直径缩小一公分的巨根送往菲妮雅那刚生产完、还十分松弛的子宫内,往里头注入了大量带有杂质的精液──待爽到伸长了舌头的菲妮雅注意到时,犹如泄气皮球般的子宫已经爬满许多幼虫、黏上酷似米粒的虫卵,虫液正慢慢地在平扁的颈口形成新的栓塞。

  「呜……呜欸欸……!」

  虫液栓塞一凝结,菲妮雅知道自己的子宫再也无法恢复原状了。腹腔内脏虽然一时回归原位,只要体内的淫虫一长大,又会随着子宫胀大而被撑鼓起来吧!二度怀上的不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宝宝、却是一大堆只懂得喷精与吸食的淫虫,菲妮雅打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最为低贱的羞耻,以及伴随羞耻而生的快活。
  「宝宝……母猪的虫宝宝……又怀上了哦!欸嘿……欸嘿嘿……!啊哈哈……!哈哈……哈……」

  湿热的鼻孔内插着肉茎、耳朵内的屎垢被细长的口器滋滋地吸吮着,抱紧了大量淫虫的菲妮雅既流着泪又不断地发笑,臭呼呼的烂穴再也没流出任何一滴精液了。

  距离下次生产还有三十天。


    §


  姓名:菲妮雅?莉莉?加兰
  年龄:19
  身高:156
  体重:61→63
  罩杯:H→I
  调教日数:156→220
  乳头色泽:黑色
  乳晕直径:8→8?5
  乳晕厚度:0?5
  乳头最大勃起长度及直径:5.5/2→6/2.2
  阴茎最大勃起长度及直径:8.5/3→X
  阴蒂头最大勃起长度及直径:4.4/1.5
  阴道最大扩张直径:6.6→10
  肛门最大扩张直径:7.9→11
  常时体臭指数:褐色
  片面的爱情对象:调教师、肌肉男、驯兽师、种猪
  淫纹样式:爱心子宫、迷你翅膀
  刺字样式:「孕」
  进行中肉体改造:无
  已完成肉体改造:强制妊娠、肛门扩张、母乳体质、汗腺强化、乳腺强化          乳房增大、膀胱增大、结肠增大、乳头肥大、乳晕肥大          阴蒂肥大、扶她改造、耻垢改造
  重点演出项目:【变态榨乳秀】  第172日/后排入一般项目
         【粪尿浴秀】   第190日/后排入一般项目
         【阴茎破坏秀】  第202日
         【出产秀】    第220日/后排入一般项目
  一般演出项目:【亲卫队强暴秀】
         【亡国奴轮奸秀】
         【鼻奴秀】
         【汗臭自慰秀】
         【油滑摔角秀】
         【母狗秀】
         【粪尿秀】
         【地狱搔痒秀】
         【猪奸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